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我的英雄学院|爆豪胜己】Because My Dragon


# 人气投票/ED十杰衍生。

# 爆豪主角,OC女主,可脑补成爆x你。

# 主要目的是送给姬友,如果雷请勿入。



        - 1 -


      今天是公主十六岁生日。和童话里一样,王宫里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国王为了自己的掌上明珠,拿出自己最好的美酒佳肴招待贵客。公主戴着这个国家最好的首饰匠人们为自己花了七七四十九天打造的华贵头冠,端端地坐在大厅中央,等着各国王子向她献上生日礼物。

      镶满了玉石的马车,从异国辗转而来的绫罗绸缎,更多的珠宝首饰,这些东西塞满了公主的眼睛,然而她却在王子们看不见的间隙里偷偷地打了个哈欠:

      “——真是无聊,过生日就没有些有趣的事情嘛?”


      于是和童话里一样,在她话音刚落下时,突然间电闪雷鸣,黑云压城。老国王吓得扔了酒杯,王后开始惊叫着转圈,贵客们忘记了吃喝抬起头倒抽冷气,卫兵们抬起头紧张地看着天空中一大片黑影和隆隆的雷声。


      “那是什么?”

      公主倒是毫不在意地奔向高处的城楼,兴奋地上蹿下跳。然而过了一会儿她就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抓住了后腰腾空而起,压得她脖子酸疼的头冠落在地上,叮叮当当地滚远了。

      巨龙吐出火焰,隔绝了赶来救她的卫兵们。城楼上的人群陷入混乱。公主听到自己父王母后的哭喊声,来宾们四散奔逃的惊恐尖叫,她在喧闹中扭过脑袋看着上空,才发现和童话故事里一样,一条从天而降的恶龙将她掳去了。



        - 2 -


      “喂——我们快到了没有啊?”


      公主抬头喊了一声,巨龙却没有搭理她。她感觉自己被这只龙的大爪子抓住,已经在风中飞行了好几个小时。在宴会上偷吃的蛋糕和水果早就在腹中消耗殆尽,一开始的兴奋劲过去之后,公主感到又冷又饿,十分不快。


      “喂——我说巨龙啊!!!”

      “——你很吵啊!”


      公主开始扭动着身体发出抗议声,但是她随即隐约感觉到巨龙开始慢慢地下降。在太阳收起最后一丝余晖时,他们降落到一个高耸的塔楼上,公主想那应该是巨龙的巢穴了。

      巨龙松开爪子,轻轻地把公主丢在塔楼顶上。他又在空中盘旋了几圈,然后收起了翅膀落在公主身边。月光渐渐从云层后露出来,洒在它整齐漂亮的鳞片上,他的身躯开始逐渐变化,慢慢地变小,变小。这是月亮带着魔力,还是闪闪发光的鳞片让她眼花了?公主瞪大双眼望着几步之外的巨龙——他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俊朗的少年。


      “你是龙?”

      “废话。”


      少年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在边上的一堆食物里摸索着,他找出来几个水果,自己先啃了一口,又将一些面包扔给了公主。


      公主的肚子里虽然有满满的问题,但是没有一丁点食物了。尽管如此,乏味的白面包和几口新鲜的水果让她觉得重新活了过来,她打量着面前的少年,终于有力气向他发问了。


      “你你你为啥要把我抓过来?”

      “有用。”巨龙少年头也不抬。

      “什么!?难道要我生小龙嘛?”

      “你白痴啊!?”少年突然恶狠狠地看着她,“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稻草吗?”

      “那那那那你要我干什么?我也不好吃啊,况且你好像还吃素!”公主还是谨慎地护着胸,向后退了一步。

      “……”


      巨龙少年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丝毫不介意公主正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继续吃着自己的晚餐。在他解决了一堆水果之后,公主终于也感到自讨没趣,于是也学着他的样子坐了下来。


      “你是公主吧。”少年看见她终于安静下来,这才开口。

      “是啊,你看。”公主抬起手想要扶一下自己的头冠——但是那个东西早就丢在城楼上了。

      “反正,咳,你没有抓错人。”她尴尬地看着巨龙少年,他却满足地向后靠去。

      “那就好。从明天开始,这一片地方的十几个王子大概都会从宫殿里出发,赶来这里讨伐我。终于有人能陪我打架了。”


      他突然开心起来,居然开始哼着一首欢快的小曲儿。公主瞠目结舌地看着巨龙少年,一时间忘记怎么发问。


      “……这就是你的目的?”

      “是啊,难道你还有什么别的用处吗?”


      公主脱力地瘫在地面上。不不不这和童话里不一样,巨龙掳走了公主做自己的新娘,勇敢的王子用剑和魔法打败巨龙,带着公主回到了城堡里,幸福地生活下去直到永远。


      “啊啊啊不应该是这样吗?”公主抓狂地看着巨龙少年,他只是镇定地问道:“你几岁?”

      “今天恰好过了16岁生日。”

      “那你和我差不多,但是为什么这个童话脑看起来只有5岁。”

      “你多大?”

      “165岁——按照人类的年龄算就是16岁吧。”

      “那也和我差不多,为什么只想着和人打架呢,你看起来也只有5岁。”


      巨龙少年发出来噶嗷嗷嗷嗷嗷的怒吼声,但是公主并不害怕。她已经明白了面前这个少年是个什么样的人、哦,什么样的龙。


      “别生气别生气,只要让王子们过来和你打架就可以了吧?没问题。”她笑嘻嘻地看着抓狂的巨龙男孩,“那你叫什么名字?我们总该认识一下。”

      “……爆豪胜己。”

      “好怪异的名字——那我以后叫你爆豪龙吧?”

      “随便你。”


      爆豪龙翻了个身准备休息了。公主仍然在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月色下的爆豪龙是一个清秀的美少年,他的身体颀长但是并不瘦弱,精壮的肌肉让她啧啧称赞。与白天时黑压压的身躯不同,他有一头漂亮的浅色金发,在月光中仿佛也在散发着光芒。他闭上眼睛入睡时,脸上总带着的愤怒的戾气仿佛也收敛了许多,如同这个国家里一位普通的少年一般纯净而无害。


      “你还打算看多久?”


      爆豪龙抬起眼皮冷冷地问道。公主终于收回了眼光:“那我要在哪里睡?”

      “塔楼底下有房间。我不知道人类每天要用到什么,就随便拿了点东西。”


      公主沿着梯子爬了下去,推开了爆豪龙所说的那个门:她觉得对于一只龙来说,这也太过细致了一些。床铺、桌椅、他不知道从哪儿顺手带来的各个国家不同风格的小裙子,甚至女孩子喜欢的镜子和梳子,都安安稳稳地摆在房间里。


      “我一直以为龙有收集癖,没想到还有整理癖和洁癖。”她一边感叹着,一边用水罐里准备好的清水洗了手和脚,钻进了被子里。

      “希望明早我还在自己的床上醒来,只是因为偷偷多喝了些葡萄酒醉了过去……不过,我好像更希望这只龙还能在我身边。”

      第二天清晨,吵醒她的是爆豪龙面向太阳的吼声。她打着哈欠爬着楼梯来到塔楼顶上,看到了巨龙的鳞片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真是……和童话一样啊。”



        - 3 -


      “来了一个奇怪的人,半边脑袋是红色,另外半边是白色。”

      “嗯……是焦冻王子,我知道他,有很多公主都把他当做梦中情人。但是他的老爹太可怕了,我才不要嫁过去。”

      “哦,你倒是想得美。”爆豪龙又伸长脖子探出头看了一眼,但是随即他的脖子有些尴尬地缩回来了,“他走了。”

      “……?”

      “好像就没打算来救你啊?”


      公主气急败坏地向爆豪龙的爪子踢了一脚,但是坚硬的鳞片只会让她自己的脚趾头隐隐作痛,爆豪龙根本不痛不痒。

      这种王子并不常见。一个月以来,爆豪龙和她几乎天天要面对不知从何而来的不同国家的王子们。他们骑着自己国家里最高大最健硕的马匹,带着最锋利的刀剑前来,想要与巨龙殊死一搏。然而公主坐在窗台上,一个新鲜的果子还没啃完,就看到爆豪龙已经吐着烈焰,毫不费力地将他们连人带马一爪子踢翻。


      “真弱。”她将果核朝着落荒而逃的王子的背影丢过去,一边做着鬼脸。

      “真弱。”爆豪龙嚣张地大笑,扑扇着翅膀飞回塔楼顶上休息去了。

      “这附近的王子都是这么软绵绵的吗?到底有没有会打架的?”爆豪龙在塔顶蜷起身体,懒洋洋地打瞌睡,从鼻子里一阵阵喷出小火苗来,悠闲地甩着自己长满尖刺的大长尾巴。

      “唔,比较厉害的王子大概正在忙着去救更漂亮更富有的公主们吧,你再等等,总有一天会轮到我的。”她靠在爆豪龙的尾巴上,拍着他的爪子胡说八道地安慰一通,陪着他一起打哈欠。


      于是这次“比较厉害的王子”终于来了。公主摸着自己的脚趾头,转头又对爆豪龙大喊:


      “喂,爆豪龙!那个焦冻王子5岁时就学会了最强大的冰魔法和火魔法,以后他可能是这个大陆上最强的魔法师——我的父王说那个人徒手杀死一条龙也没问题!”

      “哦——有趣!”


      爆豪龙好像突然来了兴致,他仰起脖子开始呼扇巨大的双翼,接着用力地蹬着塔顶腾空飞起。


      “区区一个人类能杀死龙?别说笑话了!”

      巨龙的声音如同雷鸣一般响彻天空,焦冻王子也回过头,警觉地握着手中的剑。

      “——上啊!上啊!去教训他!”公主从塔楼窗户里探出脑袋,幸灾乐祸地给爆豪龙打气,“快去把他打得落花流水!!”


      巨龙朝着地面俯冲而去,焦冻王子拔出剑,开始吟唱魔法。他们打了一整个白天:爆豪龙没有办法像对付原来那些王子一样把焦冻王子一脚草翻,焦冻王子的魔法和利剑也没有办法穿透爆豪龙厚实坚韧的鳞片。最终太阳落下山去,焦冻王子站在原地气喘吁吁,惊愕地看着面前的巨龙身上的鳞片在月光下烟消云散。

  

      “你是人类?”王子放下了剑,诧异地看着巨龙变成了少年的模样。

      “是个屁!继续打啊!”


      爆豪龙又向焦冻王子冲过去,企图和他赤手空拳地肉搏。但是一人一龙显然都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不一会儿就双双倒在了草地上。爆豪龙从来没有打过这么畅快淋漓的架,仰面朝天对着月亮开心地大笑起来,随后他又有些担心,他离开得太久了,在塔楼上等着看戏的公主会不会以为他已经被焦冻王子杀掉,就自己一人逃跑回去。这时候焦冻王子开口了,仔细地打量着他。


      “你是一个月前掳走公主的那条龙。”

      “是我。”

      “不……你可能不是龙,只是中了诅咒。”

      “放屁,我百分之一万是从龙蛋里出来的。”

      “唔,我也只是从魔法书上看到的。”焦冻王子站起身来,将剑收入鞘中,转头去寻找自己的白马,“如果你想确定一下,可以去试试:公主的吻是可以解除诅咒的。”


      他说完就自顾自走了。爆豪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随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和草屑,也起身朝塔楼走回去。路上他一直在思索着焦冻王子的话,一边还不忘了给公主摘了明天要吃的果子。他此时没有了翅膀,只能抱着果子一路走回去,再吭哧吭哧地爬上塔楼。回到塔楼顶端的房间里,他看到了缩在被子里已经熟睡的公主。


      “喂——起来,起来!”


      睡眼惺忪的公主被爆豪龙拖出被窝。她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面对着已经变成少年模样的巨龙。

      “你回来啦?怎么打了那么久,有没有把他打得哭——”她的话没有说完,就感觉自己的嘴巴被一个温暖的唇堵住了。她闻到爆豪龙身上一直带着的熟悉的硝火气味,但是混合着夜晚潮湿的泥土和青草香围绕在她四周,氤氲成奇妙的婉转的香气。

      爆豪龙并不知道人类应该怎么接吻。他化为龙形在空中翱翔的时候,低头看过一些恋人这样做的:将双唇交叠起来,好像在互换体内的空气。他扶住公主圆润的肩膀,她的嘴唇很柔软,很温暖,像是夏天的树梢上晒饱了阳光的一枚软杏,散发出香甜的气息。这让他不自觉地伸出舌头舔了一口,但是随后他就被公主推开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叫什么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初吻啊!”


      公主跪在地上锤着地板,但是过会儿也恢复冷静了——她觉得亲了一口美少年也不亏(甚至还想再来一次)。然而爆豪龙却越来越烦躁,他面朝着东方等待着日出,努力不理睬公主在他身后的咋呼声。太阳终于升起,然而他看到自己的手臂上又开始长出鳞片,伸展出去变成巨大的双翼。


      他发出怒吼声,暴躁地飞出窗口,落到塔楼顶上大踏步地走来走去。公主从梯子爬了上来,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你到底发了什么疯?”她朝巨龙大喊着,“塔楼要被你踩塌了呀!”

      “轰!焦冻!!骗子!!!”


      等到爆豪龙终于安静下来,公主才从他口中问出了事情的原委。


      “那——那你有没有有想过,是不是因为在你还是人型的时候,我吻你并不能解除诅咒?”

      爆豪龙猛地抬起头来,朝她伸过去脑袋。


      “你现在试试?”

      “……还不如夜里那次呢。”公主咕哝道,但是她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这种魔力。


      爆豪龙安静地低垂着头,微微眯起眼睛,他的鼻息依旧很重,还带着火星喷出来。公主咬了咬牙,上前搂住他巨大的布满鳞片的脑袋,轻轻地在他坚硬的嘴上吻了一下。时间一秒一秒过去,爆豪龙慢慢睁开眼睛,但是一切并没有变化。公主失望地站在一边,但是巨龙却并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开始愤怒地喷吐着火焰。


      “那个书呆子王子,根本啥都不懂。”他重新张开了翅膀,平静地说,“我早就说过我是从龙蛋里钻出来的,我就是一条——”

      “喂!恶龙!”


      公主和爆豪龙同时探出脑袋看着塔楼底下。新的一天,又有一位王子不远千里赶来,举起剑指向盘踞在此的巨龙。


      “是啊是啊你就是一条龙。有人来找你打架不就行了么?”公主用力拍了拍他的长脖子,“快去吧,我去拿果子准备看戏了。”

      “有时候你说的话还挺有道理。”


      爆豪龙乜了她一眼咧开嘴,拍拍翅膀俯冲了下去。这次更快了——公主刚从房间里拿出来爆豪龙昨晚摘回来给她的果子,回到塔楼顶准备观战,就已经看到王子屁滚尿流地溜走了。


      “哇,真逊!”公主笑着啃了一口果子,巨龙飞了回来,在她的上方盘旋着。

      “真逊!”爆豪龙学着她的口气,好像也在开心地哈哈大笑。



        - 4 -


      爆豪龙觉得这样有点怪,不,是很不好。他此刻在一条清澈的小河中,将整个身子没在水里,只露出脑袋上巨大的眼睛和鼻孔。不远处,公主也在河中,她清洗了自己身上的污垢,此时正在欢畅地游泳,顺便想抓几条鱼。他和公主达成了协议,没有王子来骚扰的下午,可以带着她出去转悠一圈。


      “我说你啊。”爆豪龙从水中抬起脖子,他带起的浪将公主掀翻在水里。

      “干什么呀?”

      “你还有点公主的样子吗,裙子也不穿了,披着兽皮就跑来跑去,上树摘果子,下地抓兔子。”

      “这样多好玩呀。”

      “来救你的王子肯定觉得被骗了,转身就走——这样就没人来找我打架了。”

      “那你也可以把他们拖回来打一顿呀。”

      “有时候你说话真像一头母龙。”


      爆豪龙于是又垂下脖子卧到水里,眯着眼睛看着公主欢快地玩着水。从他掳来公主那时起已经经过两个多月了,焦冻王子这期间又来了两次,但是每次两人都打得有来有回不分上下。其他的王子依然没有一个能打的,这附近的王子大概都被他揍完了。

      他盘算着是时候把这个公主送回去了,毕竟他也不吃人,留着她还要天天为她多采集一份果子。这时候公主啪嗒啪嗒地又朝他跑了过来。


      “爆豪呀,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什么?”

      “你真的是一只龙,太好了。”

      “你怎么这么爱说废话。”

      “龙可以飞来飞去,看山峰上的日出,大湖边的日落。不用每天蹲在宫殿里,真好。”


      公主的语气有些羡慕,她靠在了爆豪龙的爪子上想要坐下来,但是爆豪龙已经起身了,轻轻叼起她将她放在自己的背上,说了声抓好。

      公主刚刚抓住他背上的尖刺,就发现巨龙已经展开翅膀腾空而起。他没有飞的很高,扑扇着翅膀沿着河水飞到下游,到达一片巨大平静的湖面上。他俯冲下去,接着低低滑翔着,沿着湖边绕了一圈,用爪子尖略过湖面,划出一道道激荡的水波。接着他又拐了弯,开始爬升,飞到一片茂密的树林上空,越过最高的松树的最顶的树梢。他们还飞过了延绵的山脉,她第一次从顶峰更高的地方看那层峦叠嶂,看到山顶积攒的终年不融的白雪,如同白色的巨浪滔天。

      公主听到自己开心的大叫声,她有些害怕,紧紧地抱着爆豪龙的脖子,但是又十分兴奋,不舍得闭上双眼。爆豪龙带着她穿过低矮的云层,又俯冲下来,风在她耳边呼啸,伴随着她剧烈的心跳声。她的眼中是她从未见过的——可能是这世界上所有人从未见过的景色,这让她感到目不暇接。然而公主隐约感到眼中的景色越来越熟悉,她辨别出了爆豪龙前进的方向正是朝着她的城堡。


      “你是要把我送回去了吗?”

      “是的。”

      “不打架了?”

      “都打完了,没劲。”

      “……看来我没用了啊。”


      爆豪龙没有回答。他渐渐飞近一个哨卡,士兵们开始紧张地大喊,对他架起弓箭。他稍微抬高了身体,张开双翼开始滑翔,挡住了从他肚子下飞过来的箭矢。公主听到箭镞碰在爆豪龙的鳞片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后被弹开,无法伤到她分毫。又是经过几个这样的哨卡,公主终于能看到自己的城堡出现在视野中。

      爆豪龙准确地找到了自己掳走公主的那个城楼,准备降落在那里。士兵们看到巨龙盘旋而来又开始哭嚎奔跑,但是等爆豪龙飞近了以后,他们发现公主正稳稳地坐在龙背上。整个城楼上没有人轻举妄动,国王和王后焦急地赶来,却只能站在远处忧愁地扭着手指。他们惊诧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居然安然无恙,麻利地从龙背上沿着巨龙的尾巴哧溜下来,而那只巨龙蹲下身子向她告别。


      “虽然不想承认,这一阵子托你的福,我也挺开心——唉,现在我又要回来当公主了。”但是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招了招手,让巨龙伏下脖子。

      “现在,我脚下是自己的城堡,我身边是父王和母后,我还有——”她哒哒哒哒地跑了回去,众人大惊失色,但是很快又看到她哒哒哒哒地跑了回来,“我还有匠人们专门为公主打造的头冠。”她将头冠放在了脑袋上。

      “我此时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公主了,让我试试再吻你一次吧。”


      巨龙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耷拉下脑袋闭上眼睛,鼻息仍然厚重而带着火星。公主上前一步,搂住他的头颅,轻轻地凑上自己的双唇。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然而还是和上次一样,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我早说过没有用,不是因为你没有礼服和头冠,而是因为我就是一条龙。”

      “对,你是不折不扣的一条巨龙!”公主笑着,但是开始流泪,“这样真好!”


      爆豪龙直起身子展开双翼,他的身躯像一座塔楼那么巨大,投下的阴影盖住了城楼上的所有人。终于他拍着翅膀扶摇而起,在城堡上空盘旋着。众人看着公主跑到城墙边上,抬头对着巨龙大喊着。


      “爆豪龙!爆豪胜己!飞得再高些再远些!还有好多王子等着你去把他们揍翻呐!”


      巨龙发出一声咆哮,接着转身向远处飞走了。


      “你是世界上最强的龙!你会一直赢下去!”


      巨龙越飞越远,终于被山峦遮住身影。公主默默地站在城墙边,低下了脑袋。


      “等你又觉得无聊了,还会回来看看我吗?”她小声问道,即使知道巨龙已经无法听见她。



        - 5 -


      和童话故事里有一些不一样,公主没有找到自己的王子嫁出去。这附近人民都知道她被巨龙掳走以后又安然无恙地回到城堡中,而那些王子只要一听到巨龙和她的名字,立刻瑟瑟发抖,面色铁青。还有一些没有见识过厉害的王子,有几个也是有胆子向她求婚的,但是不久就从城堡里吓得跑了出来。

      “她简直是一条母龙!”一位逃跑的王子如是说。

      不过这样也不赖,公主茁壮而奔放地成长着,最终接过了自己父亲的位置,成为了女王开始统治国家。这个小小的国家,在她的守护之下长治久安风调雨顺,所有人都传言这是因为有巨龙的庇佑。


      “恶龙会保护这个国家吗?”酒馆里的人不相信地问道。

      “那可不是恶龙——据说总是有人看到,夜色快要降临时,那一只巨龙会像一片乌云一样飞过来,落到城堡的那个塔楼上去。女王会在那里等着巨龙过来,巨龙也会低下头颅,让她抚摸亲吻。她会对着巨龙说一晚上悄悄话,或者巨龙带着她飞到最尽头的大湖边上再飞回来。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巨龙才会告别,随着霞光飞走。”

      “胡说吧,这怎么可能。”

      “是啊,其实就是一个童话故事,离开的巨龙不可能第二次飞回来。”


      说书的老头子哈哈大笑,旁边的人们也热闹起来。他们没有发现,不远处有一位金发的少年刚刚灌下了一大杯啤酒,指了指那个说书老人,转头对着身边的女子咧开嘴偷笑。


      “他们又在说我。”他有些洋洋得意。

      “哈,明明是在说一条掳走我的恶龙。”



        * Fin *






评论(10)
热度(171)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