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钢炼|佐莎|RR】Her Battle. Her Sin.


# 三部曲之二



      伊修瓦尔的终年干裂的土地,却在1908年由鲜血重新得以滋润。

      无论是眼睛变得干涩还是身体变得僵硬,狙击手必须守在自己的位置上。如果没有他们的掩护,冲锋的士兵必将死伤过半。


      扣下扳机,扣下扳机。

      如果不射杀敌人,敌人就会射杀自己,冲锋的战友们也会悲惨地死去。


      要活下去,要活下去。

      丽莎·霍克艾在战战兢兢中逐渐找到了开枪的理由,然而她此刻已经无法辨别自己是否还真正地活在这个世上。


        ——为什么您向我描述的梦想如天堂,而我所看见的却是地狱?

      士官学校里她在队列里仰望着已经成为少校的他,那时两人都不曾预料重逢会是在战场,她开枪射杀了伊修瓦尔人,却保全了他的性命。


        ——为什么。

      她的瞄准镜从尸体上移开,扫到了惊魂未定的马斯坦身上。他望着高塔的方向,脸上写满了震惊和疑惑。


        ——为什么我为了保护一个国民,却要射杀另一个?



      “您还记得我吗?”

      “我怎么可能会忘记…”


      她记起自己在所见的火光,耳闻的爆炸。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死灰般的眼神,脚下的土地龟裂崩塌,她落入深渊等待有罪审判。



        *      *      *


      “调令?”

      丽莎缓缓停止擦拭枪支,波澜不惊地转过头,直接对上马斯·休斯的视线,但是好像也在盯着遥远的地方。

      她的眼神已经空洞无物,休斯暗自揣测道,现在就算有一个伊修瓦尔武僧突然冲进营地打碎她的头颅,他面前这个姑娘可能连眉毛都不会颤动一下,任由她自己的生命被人夺去。

      “罗伊·马斯坦少校的要求。他也算是你的老熟人了。”


      丽莎沉默了一会儿,将狙击枪放在了身边。

      “马斯坦先生……少校他,说明原因了吗?”

      “你也知道,军队在这次战斗里首次尝试投入国家炼金术师进行作战,罗伊和其他几位炼金术师在所有战斗中不仅是指挥者,更要身先士卒。”休斯坐在篝火对面拨动着火钳,“他的安全是部队需要优先考虑的事情。”

      “少校有能力保护自己——”

      “他做不到。”休斯打断她的话,突然向丽莎抛过去一块亮闪闪的东西。丽莎手忙脚乱地接住,才发现是一块面目全非的银怀表。


      “这是他的银怀表。”

      “这是弹孔……”


      休斯抿了抿嘴,终于指着弹孔开口了:

      “希刺克厉夫,是我和他在士官学校里认识的伊修瓦尔人同级生。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碰面,这个男人的犹豫足以让他丧命……若不是银怀表刚好放在胸口,就不是只断两根肋骨的下场了。”


      丽莎看着满目疮痍的怀表,指尖颤巍巍地触碰上了弹痕。

      “蠢货……”休斯长叹一口气,将额头埋在手掌中,“身为指挥官却冲在前面保护部下,那么还有谁来保护指挥官?这次是我——”


      休斯突然抬起头,仿佛被梗住了气管,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嘴唇颤抖地说不出话。


     “是我开了枪……”


      “——休斯上尉!”

      丽莎伸出手,将银怀表放在休斯手中。沙漠荒凉的夜让银怀表的金属散发冷光,让他突然回过神来,抬头看着面前的少女。

      “我是士兵,我会服从命令。”她拾起枪,在休斯面前立正,“丽莎·霍克艾接受任务,可否请您带我去马斯坦少校那里。”



        *      *      *


      罗伊·马斯坦少校感到很疲惫,从早上开始的区域作战持续了十二个小时,这期间他水米未进。倒不是军方的补给不足,他从昏迷中醒来以后,脑海里回荡的枪声让他的心脏无节奏地紧缩。


        我杀死了希刺克厉夫的族人。为此希刺克厉夫要杀了我。而为此休斯杀死了希刺克厉夫。


      胸口的银怀表挡住了子弹,否则他真的成为了路边的死狗。胸口大片的疼痛让马斯坦意识模糊,他只记得休斯气喘吁吁地拖着自己回到了营地里。

      “交给医生吧,一点小伤而已。”一个温吞的声音从远及近。

      “小伤?!”休斯愤怒的声音在他耳边爆炸开,“他差点死了!”


      倒不如让他这样死去。他这样绝望地想着,然而脑海深处,一个温柔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您可千万别死啊……”


      ……是的,她说过,让我千万别死啊。

      一阵红光刺痛他的眼睑,他感觉自己本来已经断裂的肋骨又重新生长在一起,呼吸也顺畅了很多。将他送回营地里以后,指挥部给了他一个晚上的休息时间,第二天清晨,休斯便向他下达了新的任务。

      战争还在进行着,一切如常。每一秒钟,伊修瓦尔这片土地上都有无辜的人死去。这个国家命令他冲锋在最前,压制住妄图反抗的灵魂,将他们焚烧殆尽,不给他机会问对错。


      清脆的报告声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他抬起头,霍克艾正拉开帐篷的帘子走了进来。


      “丽莎·霍克艾学员前来报到。”尽管是在私下场所,她还是一本正经地遵守着礼节。马斯坦起身,对她轻轻点头示意:“我想休斯已经告诉你了。”

      “是,同时上尉托我将这个还给您。”她伸出手,凭借微弱的灯光,马斯坦认出这是自己的银怀表。

      “什么时候……”


      他接过已经变形的怀表,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只是示意霍克艾坐在一边。他自己走到桌边拿出了纸张和笔墨,思索着画好炼成阵,将怀表放在上面。炼成光闪过,银怀表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丽莎安静地看着他,就像许多年前再自己的家中一样。那时候马斯坦会在平时不停温习老师传授的知识,会在下午丽莎坐在路边的山毛榉树下看书时,自己在一边念念有词地画阵、炼成,然后将那些炼出的小玩意送到她面前。


      马斯坦收起了已经修复的怀表,轻轻地唤了她一声。丽莎起身,再次走到他面前。


      “那么,狼狈的模样你也已经见过了。我需要有人来保护我。”

      “是。”

      “你也可以拒绝,这样我会向上面报告,将你直接送回学校里。”

      “不。”


      马斯坦仿佛已经料到了她的干脆利落。他静静地看着两步之外的丽莎·霍克艾,她则毫无顾忌地迎着他的目光。两人仿佛已经放弃了身后的所有,脆弱而真诚地站着彼此对面。

      他是丽莎童年的旧相识,是父亲的学生,是她一度仰望信赖,而又背弃她的人。而现在她只看到一个从战场上死里逃生的士兵。

      她是相信着他,走进军队,而最终走向战场的人。她成了杀人凶手,然而他竭力去给她的作为安置一个正义的理由。


      “从此以后,”他终于艰难地开口了,“你开枪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我,明白了吗?

      “我明白。”



      枪是杀人的工具,也是保护人的工具。

      今后凭借自己的意志,为他扣下扳机。


        * 第二篇 完 *




评论(2)
热度(24)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