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我的英雄学院|轰百】Armor. Amor.(3)


# 轰百,十杰paro。

# 前篇链接:QUEST 2;全篇链接见此文末

# 热烈祝贺动画组期末考试篇发糖。




        ·QUEST 3:荒原的试炼


        - 5 -

      “八百百。”

      “——是!”

      女战士将盾牌架在自己身前,弯下身躯小跑着冲到焦冻前方。只要抵挡住怪物的第一波迎面而来的冲击,拖延时间,就可以给焦冻制造出发动魔法机会,从而将怪物直接击杀——这就是他们此时的战术。

      八百百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那头在田地里横冲直撞的野猪果然被她吸引了过来,实打实地撞上了她的盾。八百百咬紧牙关稳住身体,将双脚稳稳扎在泥土里,奋力抵抗着那个嚎叫着的野兽的蛮力。


      “快——点——啊——”

      八百百憋着气,从牙缝中挤出来几个字。她用眼角瞥着自己的魔法师同伴:在她的身后,焦冻已经拉开了距离,开始迅速瞄准,一秒钟后,八百百早已熟悉的冰柱从地上根根拔起,绕过她的位置穿透了野猪的身躯。


      “力道和距离控制得越来越熟练了,不过……”

      八百百转过头,无奈地拍了拍冰墙。焦冻又一次没注意,将她的盾牌和野兽一起冻了起来。

      “……抱歉,回镇子上我再去准备……”


      焦冻走到她身边检查着早已不动的野猪,确认自己的冰柱没有破坏委托人的田地以后,转身对八百百竖起大拇指。

      “委托完成。”



      在史莱姆的讨伐之后,和八百百在酒馆里萍水相逢的少年焦冻仍然选择在此逗留,八百百也试着再次找他联手接受委托,两人似乎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同伴。十几天过去后,酒馆的公告栏上已有一小半委托书被取下放在了“已完成”的那一堆里,而承接人那一栏里并排签署着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这一片小地方,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新闻。当他们第三次接受了酒馆里的委托并且圆满完成之后,二人组合突然成为这一带的热门话题。镇子里关于焦冻的传言也越来越多:初出茅庐却比职业猎人有过之无不及的年轻魔法师,能够一击秒杀凶恶的狼群,甚至有人声称曾经看到他能与一条凶恶的巨龙战了三天三夜,不相上下。

      焦冻却对这些瞩目并不欣喜,他似乎刻意保持自己的低调,开始将一些需要出面与委托人交涉的场合都推给了八百百。


      “女……战士?”

      “有什么问题么?”

      每一次八百百还是要面对她早已熟悉的怀疑。对此她只能在暗中无奈叹气,耐下性子来和委托人沟通,接着再用速战速决的完美结果证明自己的实力——准确来说,主要还是焦冻的实力。

      作为一个冒险者,焦冻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成长着。他拥有不俗的战斗力,而如今也在飞快地积累着经验。在前几次委托任务中,八百百还需要提醒焦冻一些面对怪物时的作战技巧,引导着他制定两人的作战策略。然而焦冻出乎她意料的理解能力和学习能力,让他迅速成长起来,经过几次战斗之后,八百百突然发现,焦冻在面对挑战的时候,表现出的决断能力已经可以与她平起平坐,甚至在面对八百百都觉得棘手的情况时,焦冻能够更冷静地对她下命令,把握战局。


      “我觉得我好像能理解了……八百百作为战士,是吸引火力的‘肉盾’,而我则专心魔法攻击——合理分工。”

      “‘肉盾’……呃,听起来有点怪异。”


      但是确实和他说的一样,合理分工。这样的战斗模式屡试不爽,让两人每次都能顺利完成委托。八百百原先从来没有设想过,有了一个强大的魔法师同伴之后,自己战斗的方式将会有如此大的转变。原先单独行动时,她只能靠自己思索好作战计划,提前准备好足够的伤药和符咒,然后谨慎地与讨伐的对象们周旋,步步为营。功亏一篑只能逃跑是家常便饭,更多时候则是千辛万苦终于勉强达到委托人的要求。然而这几次,她只需要将焦冻保护好,给他一些准备时间让他释放魔法,就可以迅速完成任务。

      轻松容易,简单至极。


      八百百看着面前哔剥燃烧着的篝火,夸张地长叹一口气。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开始过于依赖这个少年了——这很寻常,他强大,又让人感到安稳可靠,仿佛有他在身边就不会有失败。


      “不太妙啊……这样的事情。”

      她将脑袋搁在腿上,裹紧了斗篷,在篝火边蜷缩起身体来。


        *      *      *


      “八百百。”

      “——是!”

      被叫到名字的女战士惊了一下,迅速转头,对上了焦冻的视线。

      焦冻从帐篷里走出来时,看到不远处的篝火边,自己的同伴八百百正背对着他呆呆地坐着,突然毫无征兆地长叹一口气。她的脑袋低垂着,似乎有些苦恼地低声嘟囔着什么。焦冻有些奇怪,走过去唤了她一声,对方却仿佛被怪兽吼了一样差点惊得跳起来。


      “你,不舒服吗?”焦冻凑到她的面前,“商队的人和我说,如果休息不好,在沙漠里会非常容易染上热病——”

      “没没没没有,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焦冻观察了她一会儿,转身去旁边的帐篷里为她拿来了毛毯和水壶。八百百道了谢,喝了些水润润嗓子,裹上了毛毯继续坐在篝火边,于是焦冻也坐在了她的身边。

      

      “抱歉,擅自接了这样的任务,我在考虑到了目的地以后,先暂时休息几天。”

      “没事……就让焦冻来决定好了。”

      她继续看着眼前的篝火,焦冻也只好抬起头看着荒漠里清澈干净的夜空。



      几天之前他们接受了一个小商队的委托,这个商队要去另外一个镇子,必经之路是一片荒原。在荒漠行进的时间大约是三天,这是焦冻和八百百都没有涉足过的地方,他们不仅要面对可能迷失方向、缺乏水源和食物、炎热干燥的困难,这个未知的地带可能带来的无法预测的麻烦也十分令人头疼。

      然而可以随着商队一起去另外一个镇子,远离这一带——焦冻被这个条件吸引了。为了筹备资金他感觉到自己有些冒进,“天才的魔法师”这样的流言已经四散开来,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传到王宫里去,他觉得有必要再躲远一点,免得又被父王逮回去逼着他去救那个公主。

      如果是八百百先看到这个委托,她肯定会以过于棘手为理由而直接拒绝,焦冻这么想的。他尝试着和八百百说了这个想法,她果然犹豫了一会儿——不过也只是一会儿。


      “可以,既然焦冻这么决定的话。”八百百果断地在委托书上签署了名字,交还给焦冻。

      “我以为你会拒绝,毕竟我们两人都没有去过荒漠。”

      “唔,但是焦冻有这个自信的话……我没问题。”焦冻看出来她有一些动摇,但是立刻被她用自信的笑容掩盖住了。


      于是两天前他们随商队一起踏上旅途,一百来号人,十几辆马车,除了一名向导以外,大多都是商人和他们的家属们。老人和小孩子们没有太多的体力,因此前进的速度又比焦冻估计得要慢上一些。已经是第四天晚上,然而领队告诉他们,至少还要经过一个白天才能到达目的地;饮用水和粮食的储存只能勉强支撑一天,大家必须加快步伐。

      事态有些严峻,焦冻想着应该知会八百百一声,然而刚出帐篷就看到了她在叹着气。



      “还要至少一天才能到达目的地吗?”

      “领队是这么说的。我们必须加快速度了。”

      “这样……”


      焦冻转告的这个消息似乎让八百百更加苦恼了。她皱着眉头看着火焰熊熊燃烧,保持着沉默。商队的成员刚刚在营地落脚,年轻人们忙着将帐篷搭建起来,一些妇人在准备着晚餐,孩子们在一旁吵闹着玩耍,少数巡逻的人和他们一起在呆在营地外围,远离着一片热闹的景象,独自警戒着。


      “焦冻,其实我……对于这一次的委托很不安。”

      八百百突然开口了,焦冻看着她,朝她凑了过去。

      “不安?”

      “总觉得,我们承接了一件超过能力范围的委托。虽然我很相信焦冻的能力,但是总有一种赶紧,好像有些事情是我们疏于考虑了——”


      一声响亮的狼嚎打断了八百百的话语,让她猛地站起身来。这一声悲凉、凄厉的嚎叫划破了夜晚的宁静,全营地的人不由得停下手中的事情,朝着那个方向望去。短暂的静默之后,像是一块石子突然投进水面,人们开始骚动起来。


      “沙狼群!”

      有人突然喊了一嗓子,不少人慌慌张张地从帐篷里跑了出来。商队里的所有人顷刻间乱成一团,人们慌忙灭了篝火,收拾帐篷和行李,开始手忙脚乱地准备车辆和马匹。


      “怎么回事?”八百百和焦冻率先冲到领队的面前。

      “是沙狼的嚎叫声,我们必须赶紧撤离!”

      “等下——这个沙漠还会有野兽吗?”

      “不然呢?!我难道是请你们来观光的吗?”

      商队长气急败坏地开始指挥人们迅速做好准备。八百百刚想开口质问,焦冻却拽住了她。


      “和他说的一样,现在是工作时间了。必须先掩护他们离开这里。”



        - 6 -

      “我真是太蠢了……未知的地方肯定会有未知的怪物,我居然丝毫没有考虑这些事情……”


      八百百一边碎碎念,一边架起了剑和盾,紧张地盯着面前高处的山丘。在他们的身后,商队正在领队的指挥下仓皇地撤离,沿着大路继续朝前逃跑。领队口中的沙狼群正在面前的小山丘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乱做一团的人们。八百百目测出头狼的身躯十分庞大,和她一般能够打上一两只的野狼比起来大约有两倍到三倍大小,而狼群中普通的个体,也是比一般的野狼打上一圈。


      “不能被它们包围起来,至少要给商队留出一条路。”

      焦冻也跟在她的身边,已经开始小声吟唱魔法。狼群还没有到达他们的攻击范围内,而在他们身后乱作一团的商队里,已经传来了哭叫声。


      它们从何而来,为何会在今晚盯上这个商队——可能是他们恰好走进了它的地盘,可能是已经跟踪好几天的伏击——这点无关紧要了,头狼又一次对着夜空发出嚎叫,两匹狼如同先锋一样从山坡上向他们俯冲来。


      “还是一样。”


      听到焦冻的声音,八百百如往常一样架起了盾。一匹狼绕过了她向焦冻冲了过去,然而八百百没有空再顾及它,因为另一只沙狼直接朝她扑了过来,有力的前爪重重拍击在她的盾上。这可比上次那头野猪有力气多了,八百百几乎一个趔趄就要倒地,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体。沙狼锋利的牙齿越过盾牌向她探来,然而被她突然发力推到几步开外,滚在地上。


      八百百谨慎地举起剑,沙狼重新站起身体,弓起身子,开始缓缓地踱步。

      “再来啊!”她大声挑衅着那只狼,然而身后一声不祥的闷响让她不由得回过头。


      “……焦冻?!”

      “看前面,八百百!”


      八百百立刻回过头重新面对前方,刚刚被她推开的沙狼再一次向她扑了过来。八百百懊恼地喊叫了一声,没有再去格挡,而是迅速地向前踏了一步,扎稳了脚跟,在沙狼冲过来时,挥剑斩下它的前爪。那只沙狼哀嚎着倒向一边,然而八百百没空再去在意它了,刚刚印入眼帘的景象让她的心脏仿佛骤然停止了跳动——她转过身,这幅光景又出现在她眼前:焦冻摔倒在地上,左手举起剑刺穿了另一只沙狼的头颅,然而他右臂的衣袖已经被撕开,骇人的爪痕留在手臂上,让他皮开肉绽,涌出的鲜血染红了半边衣服。


      “焦冻,快起来……”

      八百百向他奔跑过去,用肩膀架住他的身体,摇晃地站了起身。她能感觉到焦冻在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直接斩杀了一匹狼而后怕,还是因为手臂上的疼痛。


      “你的魔法——”

      “没有效果,我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焦冻低头看着脚边倒下的沙狼:它已经不动了,但是喉咙里依然发出嘶哑的呼吸声,皮毛上凝结着一层冰壳,已经被它喷涌出的鲜血染得黑红。那层冰壳正在逐渐脱落,掉落在地上碎裂开来。

      焦冻很清楚,他引以为傲的力量几秒钟之前根本没有阻止这头野兽的脚步。他如同以往一样,试图用冰封住沙狼的行动,然而它只是停了一秒钟,就抖落这层冰壳再次向焦冻冲过来。这让焦冻不得已拔出剑勉强地挡住了它,然而沙狼尖锐的爪子已经撕扯开了他的右臂。

      “没有效果……”

      沙狼将他扑倒在地上,张口对准了他的喉咙,然而焦冻更快一步,他不顾疼痛迅速用左手摸到了剑,举起利刃刺穿了它的上颚。


      “冰没有效果了……”

      “焦冻……这里是荒漠。”八百百咬紧下唇。


      她明白自己的不安从何而来了。焦冻是擅长用冰的魔法师,原先在那个镇子上接到的委托,都只需要在沼泽或者平原地带进行战斗,那里空气湿润,有足够的水分供他使用。然而这一次他们踏足的地带是一望无际的干燥荒漠,地面和空气上几乎没有一丝水分,焦冻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将受到极大限制,八百百也没有考虑到可能出现强大的怪物阻挡去路。

      焦冻用剑撑着身体,再次举起手臂,微弱的雾气从他的手掌中冒出,随机消散在燥热的夜里,竟然不能像原先一样凝结成一朵冰花。


      太糟糕了。


        *      *      *


      他此刻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焦冻感到自己的一边手臂已经失去了知觉,剧烈的疼痛已经转为一片麻木,如果不是八百百用肩膀架住他,他可能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

      “还能自己走吗?”八百百的声音轻轻地传了过来。他抬起头,发现山丘上的狼群已经随着头狼慢慢地踱到面前,将他们两人和一小部分没有撤离的商队成员包围起来。他听到身后已经有人开始紧张地低声啜泣,有人绝望地挥舞着火把喊叫着,驱赶着伺机靠近的沙狼。

      八百百架着焦冻慢慢地走到人群中间,让他坐下,开始为他包扎手臂。商队里有人注意到他的模样,一阵绝望的沉默突然降临在这个地方。


      “现在应该怎么办?”有人声音颤抖着问他们,然而他们都没有做声。

      焦冻突然感到有一丝懊悔:他在当时没有在意八百百的犹豫。自己毕竟只在这一片地方闯荡了两个星期,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一个没有经验的新人,不自量力地以为已经有能力完成这么困难的任务。或者他能让她一起随着队伍逃跑,也许还能有一线生机,而不是向现在一样被狼群包围,走投无路。

      可能这次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


      “没有什么办法了。既然已经被包围了,我们必须杀出来一条路——还是和原先约定的一样,我和焦冻一定会保护你们安全离开!”

      他熟悉的坚定的女声传来,这让焦冻抬起头。


      “沙狼惧怕火光,大家先将火把散开来!”

      “八百百?”


      八百百已经给他简单地包扎好伤口,站起身子,镇定地大声指挥这商队的人们。她中气十足的声音让人们逐渐收起哭喊声,重新镇定下来,那些人仿佛抓住了一线希望,照她说的那样开始点燃剩余的火把,聚在一起互相保护着彼此,鼓起勇气直面着包围住自己的狼群。


      “不能退缩!焦冻已经受伤了,这让它们觉得能够打败我们!头狼不会先攻击——如果有狼扑过来,不能让自己再受伤,立刻用火把和石头砸它!一定不能让自己受伤!”


      八百百继续大声命令着,话音刚落,在侧翼的一匹沙狼冲了过来。八百百大喊了一声朝它冲了过去,又是一刀利落的斩击,重剑让那匹狼皮开肉绽地昏死了过去。在她身后,有两个年轻力壮的商人也大声怒吼着冲了上去,拔出自己防身的匕首,了结了那只沙狼的性命。


      “八百百!”

      “我差点忘记了,自己还是个战士,曾经也与狼群搏斗过……虽然很难缠,但是也不是打不过,对不对?只不过今天的这些怪物体型大一些而已。”


      女战士举起扎在沙狼身上的剑,用力甩掉了沾上的血污。她利落的斩杀和坚定的背影似乎给了商队的人勇气,人群已经不再慌张,更多年轻力壮的商人寻找到手边一切可以防身的物件,跟随她走向头狼的方向。

      

      “这段时间我太依赖焦冻了……因为有焦冻在,所以好像一切都简单起来;因为轻松,所以自己止步不前——这样可不像是女战士啊!”


      八百万扔开自己的斗篷,提着剑面对一群沙狼。头狼仍然没有动作,然而身边的两三匹狼已经弓起身子,蓄势待发。


      “你以为我是谁?没有焦冻在身边的时候,我也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


      她怒吼着向头狼的方向冲过去。面前的三头野兽一跃而起,一头被八百百用盾击格挡住,下一秒钟,剑的寒光闪过,鲜血在空中描绘出红莲,沙狼的前爪被一击砍下,哀嚎着向旁边歪去;另一头冲了过来,八百百灵巧地躲过了他笨重的冲击,绕到它的背后,将利刃刺进了他的脊椎。第三匹狼想要趁机绕到她的身后,却被八百百用两只飞刀直接击中咽喉,一命呜呼。


      “这一次没有策略和计谋,就看谁能拼到底!”她声嘶力竭地吼着,将盾牌重重地礅在地上,“商队的人也好,焦冻也好,不会再让你们动他们一根指头!”


      三只沙狼被即刻斩杀,这让狼群退缩了一阵子,然而当头狼再次发出嘶吼之时,一小波狼群又开始冲向八百百。八百百自知无法将狼群全部杀死,与此同时她还需要保护暂时无法行动的焦冻和商队的成员,不能独自冲得太远。她改变了策略,并不想着如何杀死它们,而是专注于速度和精准度,将刀刃直指狼的弱点:腿脚和双眼。丧失视力和移动力的野狼只会在原地嚎叫,或者盲目地瞎窜,他们的尖牙利爪已经失去了所有威胁。

      和原先一样,她开始独自奋战;和原先不一样,逐渐有更多的人赶过来支持她。有人大声喊着她的名字,将尖锐的石块朝着扑向她的沙狼丢去,让那些狼脑袋开了花;也有人拿着火把冲上前挥舞着,打散了狼群的阵型,让它们退缩跑开。更多的伤亡让沙狼群丧失了勇气,还未受伤的几匹丢下了奄奄一息的同伴,重新聚集到了头狼身边。


      “包围已经散开了,快点走!去赶上大部队!”

      一些年轻人带着老幼妇孺开始率先撤离,剩下的一些人仍然站在他们身边。有些人已经挂了彩,和同伴一起努力支撑着站直在她的身边,但是没有人再对狼群露出胆怯的表情。

      必须战斗,必须活下去。不能让这些狼绕过他们去追击大部队,他们必须在此将这些野兽拦截下来。这名女战士的坚定的背影让这些本已绝望的人知道,他们能做到。


      八百百用盾和剑支撑着自己,挡在焦冻的前方,肩膀随着重重的喘息声剧烈起伏着,这让焦冻意识到她已经筋疲力竭。就算她以一己之力已经斩杀了十几头沙狼,这个偏执的物种仍然在几步之外和她对峙,伺机而动。八百百一直在尝试着攻击头狼,如果无法斩杀它,那么狼群永远不会退去。战斗拖得越久对他们越不利,很可能无法全身而退。然而那个狡猾的野兽总是会指挥着狼群冲锋,将自己隐藏在后方,让他们不能近身。

      在他们与狼群周旋时,大部分商队的成员已经离开了包围圈,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外,仍然有几个人选择留了下来,和这位战士一起作战。

      

      “这明明是我们两个人的任务。”

      焦冻挣扎着起身。手臂上传来的疼痛重新开始刺痛他的神经,然而他坚持着走到了八百百的身边。

      “这些杂鱼就留给我,你只需要专心对付那只头狼。”他喘着气,仍然单手举起了剑,指向前方。

      “你现在可没有办法——”

      “水分这里多得是,就在这群野兽的身体里。”

      八百百愣了一会儿,但是立刻就明白了焦冻的意思。

      “那么,我们习惯的战术有开始有用咯?”


      又一波狼群朝他们扑来,八百百再一次举起了盾牌,挡住第一匹狼的冲击。在那匹狼落到地面时,焦冻迅速绕道了他的侧面,对着它的脑袋伸出了手。当他触碰到狼的皮毛时,八百百注意到那只野兽整个震颤了一下,随后就跌落到地面。再次看它时,它的皮毛上开始凝结出细细的一层霜。


      “怕是连脑髓都被冻住了……”八百百还没来得及惊讶,又一只朝他们冲了过来,她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焦冻已经挡在她的面前,用剑挡开来了攻击。

      “——我能做到,你快去解决那只头狼!”


      商队里的人听闻之后,也冲上前来,每个人都试图拖住一匹狼的行动,给八百百开辟出通向头狼的道路。八百百绕开那群狼的攻击,奋力地朝着狼群的首领直冲过去,然而她望着有将近三米高的头狼,依然感到牙齿在打颤。

      那只野兽的首领没有再去躲藏,怒吼着迎接八百百的到来。八百百举起剑意图攻击它的前爪,但是顷刻间她手上的武器就被头狼的利爪打飞了出去,落到了好几步之外。


      “诶——焦冻啊啊啊啊啊啊啊!这要怎么打啊啊啊啊啊啊!”


       只能选择逃跑的八百百大叫着躲避着那匹头狼的攻击,想要奔去重新拿回自己的剑,然而最终被直接掀翻在地。头狼用巨大的爪子将她紧紧地压在地面上,八百百举起盾挡住它的爪击,但是仍然抵不住它奇大无比的力道,几乎要被推得陷入沙土里。


      “撑——不——住——啦!”

      焦冻听到她吃力的吼声,推开自己面前被冻成一坨的沙狼,奋力将一个东西朝着她扔了过去。


      “百!”


      八百百听到他的声音,抬起了头——焦冻扔来的东西是他的水壶,她看到一股清水从壶口流出,在空中结成闪着冷光的冰刃,八百百立刻明白了,她奋力抓住那一把冰刃,使出全身力气用盾牌推开头狼的利爪,在它的胸口出现空隙的时候,伺机将那把冰刃刺入了头狼的咽喉。

      喷溅的鲜血染红了八百百半边身躯,那只猖狂的野兽,从喉咙里发出最后一声嘶吼,最后终于断了气。



        - 7 -

      商队安顿好老幼妇孺之后,领队和一小队年轻人带着武器赶了回来。他们回到曾经被狼群包围的那个地方,只看到遍地都是野狼的尸体。

      人们开始大喊着两位战士的名字,最终在一个小山丘上发现了他们。经过一场惨烈战斗的商队成员横七竖八地瘫倒在地,焦冻和八百百靠在一起,而他们的身后是那匹巨大的头狼的尸体。


      “解决掉了……?”


      然而所有人累到一言不发,互相搀扶着朝来接应的商队走去。队伍里出现了不少伤员,商队腾出一辆车来趁着夜色赶路,想要将受伤较重的人先送到镇子上去,八百百和焦冻也乘上了那辆车。将近黎明时刻,他们已经来到了荒漠边缘,商道上逐渐热闹起来。


      “焦冻?”

      “嗯……”

      “还醒着吗?感觉还好吗?”

      “……有点困。”


      在刚刚坐上车时,焦冻就缩在她的身边,将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好像支撑不住睡了过去。八百百起初以为他是因为伤口失血过多晕厥过去,大惊失色想要摇醒他,然而焦冻解释到自己只是用了太多次魔法而感到过于疲劳。

      此时他因为车辆的颠簸再一次醒来,想要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肩膀,然而手臂上的伤口又让他感到一阵疼痛。


     “我说你不要乱动!伤口会裂开!”

      “……嗯。”

      焦冻只能乖乖地又将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继续闭目养神。八百百朝着前方张望着,终于她开心地发现,迎着曙光,她已经能看到镇子的边陲了。


      “太好了……”八百百长舒一口气,焦冻感到她一直僵硬的肩膀逐渐放松下来。然而没几分钟之后,他又感觉到她的肩膀开始剧烈地抖动着。


      “……八百百……难道你在哭吗?”

      他不知所措地坐直了身体,离开她的身边。在他身旁的女战士用手捂住了嘴,眼眶里已经充盈着泪水。

      “活下来了……”她喃喃低语,声音已经哽咽。


      焦冻从来没有见过八百百像这样哭泣,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终于他开口唤了她一声,然而女战士突然嚎啕着朝他扑过来,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焦冻感觉到自己的伤口可能又要裂开了,但是这不算什么。


      “嗯,活下来了。”

      他用没有受伤的手轻轻拍着她的脑袋,安慰着扑在他怀里泣不成声的八百百。所有人都看不出来,几个小时之前,就是这个一路大哭着的少女,独自斩杀了十几头狼,救了整个商队。


      “焦冻你、以后接任务还是跟我商量一下好啦!”

      “嗯……听你的……”



       * TBC *




八百百,奋起!

……总之今后要注意做到言简意赅。

下一篇你们想看什么糖?


 


评论(7)
热度(69)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