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钢炼|佐莎|RR】 半日闲


# 在家偷懒的下午,胡写八道小甜饼。

 



      “晚上好,上尉,我想你也应该醒了。现在已经将近六点,我可不想在这里陪着你一起感冒。”


      虽然丽莎·霍克艾听到身边的人这么说着,但是还是感觉到自己身上多了一件大衣将她整个包裹住。她睁开眼才发现天空中已经布满了绚烂的晚霞,远处的路灯已经亮起,她估摸着自己在总统府花园里这个僻静角落里的长凳上安睡了一个多小时。

      和她睡着时一样,罗伊·马斯坦仍然坐在这张长椅上充当她的靠枕,用肩膀支撑起她的脖颈和脑袋,让霍克艾觉得这个姿势恰好很舒服。他空出了另外一只手,正拿着霍克艾给他带来的文件,借着天空最后一丝光亮阅读着。


      “今天你很奇怪,居然没有叫醒我而是自己也睡了过去。”

      “下次我会注意。您今天的战绩如何?”

      “三连败。格拉曼老爷子还是和原来一样厉害。”


      她坐直身体,将大衣从自己的肩膀上取下来,交还给马斯坦。马斯坦放下文件,接过她递来的外套,接着开始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霍克艾皱起眉头用眼光询问他,他却只是笑着说很少有机会见到她醒来时睡眼惺忪的模样。


      “——而且还是像这样睡到天黑。听说布拉德雷夫人请你喝了茶,她是给你灌了安眠药吗?”

      “我不觉得那位夫人会这样做。”



      三个多小时之前,霍克艾来到中央市的总统府来寻找马斯坦。她沿着修建精致的树篱围墙向前走时,听到有人在叫她。那个声音十分耳熟,而且仍然将她唤做中尉;她此时恰好又身处总统府中静谧优雅的花园中,这一声招呼让她停下脚步,以为自己突然回到了从前。

      “久疏问候,夫人。”她转过身,果然看到原总统夫人微笑着牵着养子的手朝她走来,对方靠近了她,看到她的肩章才察觉到应该改口。

      “在伊修瓦尔过得可还习惯?格拉曼总统总是提到你和马斯坦君,说你们工作起来也太过拼命,也没什么空闲回来一趟。”

      “总统阁下确实多虑了,准将一直深得他真传,抓住一切机会偷懒。”


      霍克艾在这位布拉德雷夫人面前说话向来毫无顾忌。果然对方只是毫不在意地轻笑起来,接着邀请她去附近的凉亭小坐一会儿。此时刚刚过了下午两点,正是温暖的春光让人犯困的时候,霍克艾却急着要找到马斯坦给他送去落下的文件。她说明了自己必须离开的理由,意图谢绝夫人的好意,然而对方却说正是因为如此才来邀请她的:布拉德雷夫人告诉她,此刻这位已经偷偷溜到花园里,还拽着马斯坦陪他一起下棋,一时半会可能不会罢休。

      老爷子当上了大总统也和原来一个样。霍克艾偷偷在心里叹气,便也随即欣然答应了夫人的邀请。有人为她们准备了红茶和点心,她们可以坐在阴凉下一边享用茶点,一边看着塞利姆在不远处和管家安静地玩积木。

      这位夫人也和原先霍克艾熟悉的一样亲切而健谈,在坐了半个钟头之后(霍克艾津津有味地听了这位夫人又唠叨了一些她和布拉德雷过去的故事,以及格拉曼最近的奇闻),她觉得自己差不多要去制止那两位军官继续偷懒了,便起身告辞。布拉德雷夫人问了她要在中央市逗留几日,听到她说明天就要出发回去时,不免露出有些可惜的表情。她开始继续叮嘱霍克艾要注意休息,就像她总是埋怨原先的布拉德雷工作到太晚一样。



      “布拉德雷夫人叮嘱我,应该再多给上司一些放松的时间——这可能是我一直没有注意的地方。”

      “——所以你就靠在我身上睡了午觉?”

      马斯坦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而霍克艾毫不在意地起了身。

      “您也在休息。”



      在她与布拉德雷夫人告辞之后,她在总统府里的一张长椅上找到了马斯坦。棋局已经结束,他似乎刚刚得到一些清闲,靠在椅背上仰起脸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在睡梦中。

      原先在东区司令部时,马斯坦经常会在午餐后回到办公室,寻找一个阳光充足的角落,将办公椅挪到哪儿小睡一会儿。霍克艾会在他身边,以便在适当的时候将他叫醒,不让他耽误下午已经安排好的工作。

      霍克艾没有午睡的习惯,但是她有观察午睡中的马斯坦的习惯。她能从他的眉头的弧度辨别出,他是不是又陷入了一直困扰他的噩梦——火焰,战场和故人,如果是这样,她会轻轻走到他身边将他叫醒。只是在今天,她发现他难得一直在睡梦中舒展着眉头,呼吸声和此刻的微风一样轻柔。她先如同原先一样唤他准将,然而对方毫无回应,马斯坦仍然维持着他安稳深沉的睡眠。

      她许久没有见过他无防备的睡颜了。



      “上尉,你今天梦到了什么了吗?”

      “并没有,或者我已经忘记了。”

      “这很好,这样的睡眠才是真正能让人放松的。”他整理好已经看完的文件,交还给霍克艾。当他转过身时,霍克艾忍不住也将这个问题抛回给他。

      “您会在这样短暂的睡眠中做梦吗?”

      “今天会,因为我还想着刚刚输掉的棋局。”



      她很佩服马斯坦偷懒的能力,他们躲在层层叠叠的树篱墙后,将自己与庭院的中心道路隔绝开来,二十几步之外的地方有人走过,然而他们的谈话声被周围的露水、树叶和花香逐渐稀释到所剩无几。不会有人发现这个荫蔽的角落,除了运用自己多年的“抓捕”经验来寻找自己上司的霍克艾。

      “霍克艾,有时候你对工作过于严苛了。”她想起来布拉德雷夫人刚刚对她说过的话语。

      是这样吗?她放轻脚步声走到马斯坦的身边。


      “您也是这样认为的吗,马斯坦先生?”


      睡梦中的男人没有回答。霍克艾绕过他向前舒展的双腿,走到他身边的位置坐下,将文件摆在膝头,轻轻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马斯坦在睡梦中嘟囔了一句,挪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但是还没有醒来。

      现在霍克艾的耳朵里只有他的呼吸声了,阳光和他身上的温度将她柔柔地包裹住。可能在他休息时,几百米之外有人来人往,总统正在等着他再次回去汇报,几公里外他们的同事在旅馆里正在继续准备着他们需要的材料,几百公里外迈尔斯和斯卡可能在为伊修瓦尔的事务激烈地讨论着,然而此刻她的脑海中连接着这些事情的紧绷的弦,一根一根逐渐断开,这些事情突然像是被抛到虚空之中,飞速远离开她。

      霍克艾没有午睡的习惯,不过是到今天为止。



      “您现在还需要去向格拉曼总统汇报吗?”

      “哦,今天不了,不过他和我又约了明天的棋局。”

      “那意味着我要重新买火车票了,迈尔斯中校大概会发怒。”

      “那么让他去找大总统投诉我吧。”

      马斯坦轻笑一声,从长椅上站起身,接着抓住霍克艾的手将她也拉了起来,带着她走到了亮着灯的小路上。


      “老爷子下午推荐了这附近一家新开的餐厅,怎么样,要去尝试一下吗?”

      “如果我可以理解为您请客。”

      “哪一次不是我?”



        * Fin *



评论(5)
热度(41)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