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钢炼|佐莎|RR】 Dare You Touch Her 外一篇


本篇点此(其实关联不大,沿用了题目)。

# 50fo感谢, @橘二33   @夏达 点文。

# 算是个搞笑篇了……不要深究细节orz




      罗伊·马斯坦在几日前到达了里奥雷这个小镇子。这里的太阳神教势力逐渐扩大,东区司令部必定不会对此袖手旁观,不过他此次前来也只是先行探探虚实,没有带更多的人手,只是让自己的副官丽莎·霍克艾陪同前行。

      这几天他们一直身着便装,仿佛只是两位普通的不远千里来觐见教主的忠诚信徒。他们刚刚在镇子上准备打听的时候,便听到遍布家家户户的广播喇叭里传出来教主苍老而浑厚的声音,每天的讲经时间开始了。

      第二天,他们又听完了一场冗长无聊的演讲,而今天街上的人们似乎比原来更加激动,在讲经结束时,都朝着这个镇子的广场上涌去。


      “发生了什么吗?”他向霍克艾询问着。

      “我了解的情况是,柯奈罗教主每周有几天会在广场上露面,给信徒‘赐福’。”

      “真是可笑……不过值得一看。”


      霍克艾建议他回去旅店等待,由她一人先去看看情况。他们没有带来多少武器,虽然马斯坦和往常一样将他的发火布手套揣在口袋里,然而她知道他不会对着平民们使用火焰;霍克艾只在身上藏了一把左轮手枪——如果被这些信徒发现马斯坦是军方的人,可能他就会很难脱身。

      “没有关系,我们看上去和这些人也并无区别。”他笑着宽慰霍克艾,“放轻松,就当去看看热闹。”

      “在工作中也请您有些紧张感……”


      他们一起混入了人群中,努力挤到了广场的最前端,与那些最狂热的信徒们在一起仰望着高高在上的教主。在他们身后的信徒一波又一波地想要朝前涌去,不停有人冲撞着他们,马斯坦只能紧紧拽住她的胳膊,才让两人不至于在人群中被冲散开。

      “真可怕……”霍克艾有些惊恐地看着周围的人,她也紧紧攥住马斯坦的袖子,然而这还是让她不停地左摇右摆。

      马斯坦看情况越来越糟糕,只能硬挤到霍克艾背后将她抱住,用身体护住她,阻挡着人群的冲击。

      “我终于知道老爷子为什么要担心这个小地方了。”当他们终于站稳时,他将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无奈地说,“这些人真是疯狂。”


      激动的欢呼声在他们耳边此起彼伏,柯奈罗教主在万众瞩目中走到了供奉着神像的高台之上,如同以往一样,他对着台下的信徒们做出了祷告的手势,将双手合在胸前,接着一道轻微的亮光闪过,他的手上凭空出现了一朵鲜花。他将这朵花向人群中抛下去,引起了前排的信徒争先恐后地哄抢。

      “太阳神说,祝福应当降临在所有信者身上。”

      他声如洪钟,随着话音落下,在他背后吹起一阵微风,无数斑斓的花瓣也随之飞舞在空中,落在信徒们的头顶上。。

      仰望着他的信徒们欣喜地流着泪呐喊着,对这奇景感恩戴德。而在不远处,马斯坦带着镇定的微笑抬起头望着那位神父。


      “您看出了什么吗?”霍克艾转过头问他。她也惊讶于眼前的景象,尽管她对炼金术所知甚少,然而她的父亲和上司都是这一领域杰出的人才,她能理解刚刚柯奈罗所做的一切在某种程度上超出了常理,而马斯坦的表情也说明他已经得知了答案。

      “如果钢仔说的没错,真相就很明朗了。”他附在她的耳朵边低语,向她解释着,“没有炼成阵和其他应当有的准备,却有一道炼成光——毫无疑问是贤者之石。”

      “那么其实柯奈罗教主也只是一名炼金术师?”

      “没错,不过在这个神奇的道具的掩饰之下,我也无法判断出他真实的才能。”马斯坦若有所思地抬头看着台上,“如果他确实有一些能力,那么让军方出面将他招安也是很好的选择,不过你看看现在这情况……”


      周围的欢呼声响彻天际,信徒们高呼柯奈罗的名字,有些人更是流着泪喊着万岁。霍克艾明白了,这位教主拿到贤者之石并不是想要创造财富,或者是在炼金术上有什么建树,而是想要创造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


      “如果真的是贤者之石,您会将这个情报告诉爱德华君吗?”

      “当然,也算是卖他一个人情。”他似乎胸有成竹,“不过他得有能力赶在军队到来之前解决好自己的事情,否则我也没法帮他瞒住……”

      “我觉得最好还是尽快回去向格拉曼中将汇报。”霍克艾轻声提醒他,“我现在就去买火车票,明天应该能赶回东区市。”

      霍克艾转身离开他的怀抱,马斯坦重新用手臂护住她,和她一起准备离开狂热信徒的聚集地,然而此时他突然听到讲台上的声音。

      “等一下,两位是要去哪里?”



        *      *      *


      霍克艾愣在原地,她感觉所有信徒都在看着他们两人,这让她紧张起来,不由得用手去摸索她藏在裙摆下的手枪。然而此时,马斯坦拉住了她的手腕制止了她。

      “柯奈罗教主大人,十分抱歉,我的夫人身体十分虚弱,我想带她先回去休息。”

      他镇定地提高声音回答着教主的问题,重新将霍克艾抱在怀中。霍克艾努力维持着自己脸上平静的表情,装作有些虚脱的样子,朝着马斯坦的怀中又靠了靠。


      “喔……你们两人都很面生,看样子不是里奥雷的人?”

      “是的,我们从尤瑟维尔来,我叫做霍克艾,是一位商人。”霍克艾没有开口,马斯坦继续平静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一趟很远的旅途啊。看来您的夫人身体欠佳,所以是因为这个问题来找我吗?”


      教主挥了挥手,他们看到在本来在他身边的保镖走下高台,朝两人走来。马斯坦皱了眉,将霍克艾又搂紧了一些。

      “现在应该如何?”她尽量不动嘴唇,低声问他。

      “那就陪他们演戏吧。”他带着她朝前走去。


      保镖们将他们带上那座高台,在这途中马斯坦仍旧谨慎地搂住她的肩膀,他手上的力道让霍克艾慢慢镇静下来。走上高台之后,那些保镖让马斯坦站在一边,而示意霍克艾继续向前,到教主跟前去。


      “罗伊——”

      她回头看着他,表情十分紧张,然而那个保镖开始不耐烦,催促她赶紧朝前走。

      “没问题,亲爱的。”她看到马斯坦虽然保持着微笑,但是却不动声色地将手插进了口袋里,“教主大人会有办法的。”

      她回过头,吐出一口气,慢吞吞地走到了柯奈罗面前。教主的目光追随着她,当她站定以后,开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


      “诉说吧,亲爱的姐妹,你的烦恼是什么。”

      她此刻的烦恼可能是自己会忍不住会一枪崩掉他,然而这样肯定会让马斯坦和她被这些教徒生吞活剥。


      “我……”

      她又忍不住回头看了马斯坦一眼。那个人在十几步之外,仍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然而霍克艾看到他的右手已经戴好了那只手套。


      “你和你的丈夫一直在窃窃私语,是对神的力量有所怀疑吗?”

      柯奈罗教主将手按在霍克艾的肩头,朝她弯下腰去。霍克艾仍然看着马斯坦,而马斯坦已经开始攥紧拳头。


      终于她回过头,带着痛苦而真诚的眼神望向教主。

      “我很痛苦……”她开口了,却犹豫着没有说下去。

      教主保持着微笑看着她,示意她继续往下说。霍克艾停顿了几秒钟,叹了口气,终于再次开始诉说。


      “我怀孕了……然而医生告诉我,我的孩子可能保不住……”她可怜兮兮地看着柯奈罗的眼睛,脸上的表情转为悲痛,“这对我来说和死了一样痛苦,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两个孩子了,我不想再失去这个孩子……如果真的如同医生所说,我无法再生育,我的丈夫可能会因此抛弃我……”

      她将双手交叉抱在自己胸前,低下头去,声音也开始颤抖着,仿佛难以抑制住自己的哀伤。

      “我走投无路,只能恳求他带我来里奥雷,我知道太阳神教能够让奇迹降临在我身上……求求您,伟大的柯奈罗教主,求您赐福我腹中的生命,让我成为一个母亲吧。”



        *      *      *


      “精彩。”

      “比不上您。”


      霍克艾十几分钟前的表演让他目瞪口呆。那位教主仿佛被她的话语深深打动,在听完她的诉说之后,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大声为她祈祷着。

      “这位姐妹会成为一位幸福的母亲!”

      随着柯奈罗的大声宣告,仰望着他们的信徒又欢呼起来。当他们走下台时,那些人热情地簇拥着他们,献上祝愿。直到他们走到旅馆之前,一路上都有信徒对他们献上祝福,跟随着他们一路前行。

      面对着这些人的热情,马斯坦只能对他们笑脸相迎,他仍然搂着霍克艾,直到回到了房间里关上门。


      “等到傍晚我再去买车票,应该能赶上最后一班列车。”霍克艾在走进房间以后,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现在外面还是太混乱……您觉得如何?”

      “没问题。”他闷声答应着,仍然在沙发上坐着不动。过了一会儿,他说自己要去打电话,起身走出房间。他走到门口时,思忖了许久,还是忍不住回头对霍克艾开口了。

      “霍克艾中尉……”

      “是,上校?”她停下动作,抬头看他。

      “下次如果要演戏,不要把我说成那样的人渣可以吗?”



        *      *      *


      马斯坦在关上房门时,听到霍克艾在里面笑出了声。他恼怒地骂了一声,离开旅馆,走到街角的电话亭里,毛手毛脚地拨通了电话。


      “钢仔,是我。告诉你一点里奥雷的情况……嗯……那个教主是个骗子,没错,应该是贤者之石……你可以过来看看,顺便狠狠揍他一顿……没关系,其他的我会处理,你只要好好教训这个人就行了……”



        * End *



中尉的演技用力过猛,突然想到这个形容。




评论(8)
热度(44)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