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我的英雄学院|轰百】Momo's Adventure in Wonderland



          ~ 0 ~

      在你的脑海中有一个癫狂的童话



      我是不是疯了?

      是的,你疯透了。

      然而那些优秀的人,都是疯疯癫癫的。




          ~ 1 ~

      兔子洞里摆满了玛特罗什卡



      百百记得她正在街上追一只兔子,准确来说她在追一只长得像兔子一样的小偷。他们飞奔过三条街道,撞倒了不少行人,终于她趁那只兔子看怀表的时候创造出捕捉网发射枪,一举将他拿下。


      “啊啊啊啊啊!”

      兔子尖叫着滚在地上,像皮球一样弹弹弹到旁边小巷子里,百百追着他跑了过去,却突然感到脚下一个趔趄。


      “啊啊啊啊啊!”

      这一回是百百的叫声了。她眼前一黑,摔到了一个宽阔而不见底的井中,四周井壁上摆满了她最熟悉的东西——


      “玛特罗什卡?为什么这么多啊??”


     无数的玛特罗什卡在这里堆叠起来,而她还在不停地往下掉、往下掉、往下掉,仿佛永远不会着陆。

     她苦恼地思索着自己应该如何脱身,却突然想到一个人:和她一起巡逻的同伴看到她去追逐兔子的时候也立刻跟了过来,但是他们似乎在人群中走散了,轰焦冻跟丢了她。


      “焦冻……”


      她抬起头望着上方,井口外面的光亮已经逐渐远去,更不要说他的身影了。


      “他能找到我吗?”




          ~ 2 ~

      粉色的毛毛虫和透明的柴郡猫



      ——噗。

      过了许久,百百终于摔到一个干草垛上到达了地面。她冷静地爬起来拍拍屁股,正思索着应该向何处前进时,就听到一个声音从脑袋上方传来。


      “哟呵,小百百,你看起来不是很好。”

      一只粉嫩嫩的毛毛虫趴在一张巨大叶片上,正在peropero地舔着棒棒糖。


      她惊讶地仰望着毛毛虫:“芦户同学?”

      “‘芦户’,那是谁?”

      “呃,你不是芦户同学吗?明明看起来是一样的粉色。”


      芦户·毛毛虫·三奈斜眼看着她,手上棒棒糖比自己的皮肤还要鲜艳很多。


      “在我的记忆中,那只毛毛虫应该抽水烟。”百百小心地开口了。

      “亲爱的百百,你现在几岁?”

      “我想,16岁?”

      “那我就不应该抽水烟,否则会被PTA投诉。”她用棒棒糖敲了敲百百的脑袋。


      有道理。


      “那么,”百百又开口向她搭话了,“请问,我应该往那儿走?”


      芦户·毛毛虫·三奈在叶子上打了个滚,用手中的棒棒糖指着一个方向:“有路就向前走吧,PLUS ULTRA!”

      百百转过脸,那边的小路蜿蜒曲折看不到尽头。

      “好吧,谢谢你。”


      她只好礼貌地道别走开了。走上小路之后,她听到毛毛虫在身后用她尖细的嗓音轻轻吟唱着。


      “你看到的都是你熟悉的。不要沉迷,一定要醒来呀。”

      百百没有听懂,她只好耸耸肩,继续朝前走去。


      走出了几十步之后,百百听到空气里突然飘过来女孩子的声音,十分耳熟,不过比以往更加尖细,好像一只猫在冲着她叫着。


      “你还好吗,小百百?”

      “是叶隐同学?可是……我看不见你在哪里。”

      “哦,经常有人这么说,不过我能解决。”


      喵咪咪的声音又出现了,百百看见一只面具突然漂浮在空中开始“摇头晃脑”,这么说不准确,因为它只是一张面具。


      “所以你是柴郡猫?”

      “答对了,你可以叫我叶隐·柴郡猫·透。”

      “真是奇怪,柴郡猫只是偶尔看不见身子,而你整个人都看不见了。”

      “……小百百你不要一直那么考究党好嘛。”百百感觉到一只透明的爪子在她的头上轻轻拍了一下。她慌忙道了歉,然而过了几秒钟,她还是忍不住又向叶隐·柴郡猫·透搭话。


      “所以这儿是你的脸?”她好奇地戳了一下悬浮在空中的面具。

      “是的,我特意标注了一下,这样你就能看着我的眼睛说话了。”

      “那你到底长什么样?”

      “我不知道,很可能堀越耕平也不知道,管他呢。”


      叶隐·柴郡猫·透挠了挠头,然而百百也看不见。不过她阻止了百百继续追问柴郡猫的事情,伸出自己透明的爪子推着她的肩膀,让她继续朝前走。


      “好啦,你不要再纠结我长什么样了——他在前面等你,你得抓紧。”

      “谁?”

      “你去了就知道。”


      面具当啷一声掉到地上,叶隐·柴郡猫·透不见了踪影,只有她的声音还漂浮在空气里。


      “你相信的仍是你相信的。向前走吧。”

      百百迟疑了一秒钟,只能继续往前走去。




          ~ 3 ~

      就算睡鼠一直没醒三月兔也会陪着她



      “我想这里就是茶会,可是……”


      在百百面前出现的是一栋奇怪的房子:房顶上伸出两根巨大的长喇叭,一直传出来暴躁的音乐声,震得周围的树木都在不停颤抖着。


      “可是谁会在茶会上放这种,emmmm,狂躁的音乐?”

      “哦,小百百来了啊……呼……你就听听音乐,喝点茶好了……”

      “——耳郎同学!?”


      耳郎·睡鼠·响香坐在桌子边上,差点被层层叠叠的糕点掩盖住身体。她迷蒙地抬起头对着百百打了声招呼以后,又将脸埋在碟子中睡着了。


      “耳郎同学你这样睡会闷死自己的啊!”

      “没事……呼呼……让我再睡一会儿……”


      百百小心地推了推她想要把她叫醒,然而没有用。

      她叹了口气,弯下腰凑到她的耳边。


      “我想想,现在这个音乐是摇滚,还是朋克来着?我不太懂——”

      “——是朋克!!朋克!!!YEAH——!!!


      一秒钟前还是睡眼朦胧的耳郎·睡鼠·响香突然睁大双眼站起身子,对着天空展开双臂,伸出食指激动地呐喊着,这让喇叭里的音乐变得更加暴躁了。


      “我我我明白了!所以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吗?”

      然而耳郞·睡鼠·响香没有回答,她瘫在桌面上又睡了过去。


      “——这种程度只是她的催眠曲而已,不过其他人并不这么想。”


      百百转过头,上鸣·三月兔·电气走到她们身边,端来了一杯红茶递给她。

      “她这样睡下去没问题吗?”

      “没问题,因为我一直在照顾着她。”


      他垂下眼温柔地看着熟睡的耳郎·睡鼠·响香,想要伸出手去抚摸她的头发,然而突然之间她的耳机插头噗呲戳到了上鸣·三月兔·电气的手上。


      “音乐的声音太小了!!别偷懒快给我再多发点电啊白痴!!”

      “!唔咦————”


      随着一阵哀嚎和电光,大喇叭里的音乐声变得更加震耳欲聋,这让耳郎·睡鼠·响香终于再次满足地睡过去。失了智的上鸣·三月兔·皮卡丘·电气歪歪倒倒地向百百走过来,冲她比了个大拇指。

      百百吓坏了,赶紧从桌子上拿起红茶给他灌了一壶。终于他又恢复了情形,歪倒在耳郎·睡鼠·响香身边的椅子上。


      “她还在继续睡?”上鸣·三月兔·电气虚弱地问着。

      “是的,一刻都没有醒。”

      “那就好。睡鼠就应该这样睡,而我负责守着她……”


      啊哈?不懂你们。


      “但是百百你不一样,你应该醒来。”

      “……?什么?”

      她十分疑惑,然而上鸣·三月兔·电气只是指了指她的身后。


      “——他是说,你不应该继续沉迷在这个梦境中。”


      百百愣在原地,她听到自己一直思念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她转过身,轰·帽匠·焦冻走到她的身边,脱下帽子对她鞠躬行礼。


      “终于找到你了,百。”




          ~ 4 ~

      疯帽匠的时间因你的沉眠而停滞



      “按照你的说法,我现在只是在梦里?”

      “是的。”

      “我看到的也不是真实的同学们吗?”

      “没错。”

      “就算是这样你你你你你现在能放开我了吗焦冻?”

      “哦……抱歉。”


      轰·帽匠·焦冻刚刚见面就将她拥入怀中,这让百百突然不知所措。上鸣·三月兔·电气在他们身后大声清了清嗓子,他这才放了手。

      ——连焦冻也变得奇怪了。然而不管怎样,他的出现让百百莫名感觉安下心来。


      “好吧,那我应该怎么样才能醒来?”

      “……乌鸦为什么会像写字台?”

      “Excuse me?”

      “他的意思是他也不知道。”上鸣·三月兔·电气不客气地插嘴。

      “……睡鼠。”


      耳机插头又毫不留情地戳到了上鸣·三月兔·电气身上,让他噼里啪啦地响了一会儿。


      “哇你们先住手!这太奇怪了!‘我所看到的居然是我所梦见的’……”

      “这很正常,‘我睡觉时就在呼吸,我呼吸时也在睡觉’,呼……”

      “——这不一样!”


      正当百百想要继续和他们争论时,她听见马匹的嘶鸣声由远及近。桌子前的人都转过身,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一队扑克牌士兵包围了。


      “谁是八百万·爱丽丝·百?”

      切岛·红骑士·锐儿郎骑在马上哒哒哒地走过来,高高在上地扫视着桌子边的人,睡鼠、三月兔和帽匠都转身看着百百。


      “耶,找我吗?”

      切岛·红骑士·锐儿郎将一张邀请函扔给了她。


      “我代表爆豪·红心王后·胜己而来,尊贵的陛下邀请你去打槌球,现在立刻出发。”

      “爆爆爆爆爆豪同学?”

      “——不要吐槽王后这件事!反正这里是你的梦!”

      “我的梦我自己不能吐槽吗?”她刚想反驳,轰·帽匠·焦冻伸出手臂,将她护在身后。

      “我要和她一起去。”


      然而切岛·红骑士·锐儿郎只是转过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这里没有给你的邀请,轰·帽匠·焦冻,不过陛下让我给你带个话——‘阴阳脸快去死吧!呸!!’”


      轰·帽匠·焦冻无话可说,礼貌地冲他翻了个白眼。


      “那我应该去吗?”

      百百悄悄地问他,轰·帽匠·焦冻点点头:“跟随你的心向前走去,勇敢地面对这些,你终会醒来。”

      “谢谢你,焦冻。”


      她绕过他,走上前去让扑克牌卫兵们带他离开。在走出几步之后,百百忍不住回过头,轰·帽匠·焦冻仍然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


      “我相信你能找到终点。”

      他微笑着再一次脱下帽子向她行了礼。


      “不用害怕,在六点钟周而复始的茶会中,我会一直守护你直到醒来。”




          ~ 5 ~

      公爵夫人和白兔要杀死贾巴沃克龙



      百百随着这一队扑克牌卫兵来到了槌球场地上。她刚想休息一会儿,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边上和一队扑克牌卫兵争吵着。


      “我就把白兔带出来了怎么样?!难道他是犯人吗昂?”

      “你再这么做王后陛下会炸了你的脑袋!”

      “那你让他来试试呀呸!”


      丽日·公爵夫人·御茶子向那些卫兵做着鬼脸竖起中指,然后气呼呼地离开了,拉着绿谷·白兔·出久坐到了百百身边。


      “那个,你好啊丽日同学,今天天气挺好。”

      “是啊!这太阳就像欧鲁迈特的牙齿一样闪得人眼瞎!”


      百百沉默了,她觉得丽日同学此刻好像还在气头上,并不想搭理她。然而当围在她们周围的扑克牌卫兵都无可奈何地散去之后,丽日·公爵夫人·御茶子突然又转向了百百。


      “你想从这出去。”

      “是的。”

      “那你就帮我教训教训红心王后,我会给你能杀死贾巴沃克的沃尔珀剑。”

      “贾巴沃克是谁?”

      “是红心王后的恶龙,它看守着梦境的出口,如果不砍了它的脑袋,谁也别想出去。”


      百百思考了一下。


      “那你为什么要教训红心王后?”

      “因为——你看呀!”

      丽日·公爵夫人·御茶子抓起绿谷·白兔·出久的耳朵,将他提起来塞到百百面前。


      “他一直在欺负小久兔子!”

      “我我我我知道了!你先把绿谷同学放下来吧他的耳朵都要被扯掉了!”


      她放了手,绿谷·白兔·出久扑通一声掉到地上,哼哼唧唧地揉着自己的耳朵。


      “成交吗?”

      “我会杀死贾巴沃克,但是我不会去教训爆豪同学。”

      “为啥咧?”

      “我是A班的副委员长,如果同学之间有矛盾的时候,我认为应该可以先好好谈一谈,是不是?”

      “谈个屁咧?就他那个鼻孔朝天的自大狂!?”


      就在丽日·公爵夫人·御茶子又开始小声嘀咕着红心王后的坏话时,百百发现几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槌球场的角落里。


      “哟呵,又见面啦!”

      芦户·毛毛虫·三奈又找到了一张巨大的叶片,还是在舔着她永远舔不完的棒棒糖,在她的身边有一张面具漂浮着,那应该是叶隐·柴郡猫·透。耳郎·睡鼠·响香仍然在呼呼大睡,上鸣·三月兔·电气只好背着她走了过来。


      “那么…焦冻,呃,帽匠呢?”

      “他没有来。”

      “可能在路上。”

      “可能已经自己先回家了……呼。”


      “你相信他会来么?”柴郡猫的面具突然飘到百百的旁边。

      “他说过他会保护我。”百百说服着自己。


      远处传来了铜号角的响声。芦户·毛毛虫·三奈用叶片将自己裹了起来,叶隐·柴郡猫·透扔下了面具凭空消失,上鸣·三月兔·电气拉着耳郎·睡鼠·响香溜进树丛中。


       “‘炸了他的脑袋!’——那个自大狂来啦!”

      丽日·公爵夫人·御茶子躲到了路边的草丛中,朝着大路上伸出一条腿。


      “你在做什么丽日同学?”

      “嘘,待会儿看我绊他一跤”


      百百无奈地转开脸。爆豪·红心王后·胜己在一群扑克牌卫兵的簇拥下,乘在马车上来到百百身边。


      “那是八百万·爱丽丝·百?”

      “是她,陛下。”

   



          ~ 6 ~

      不能用火烈鸟打槌球那就来打个群架



      “——你会不会打槌球?”

      百百不知道面前的王后在问谁,然而她环顾四周,发现只有她自己还站着,其他人都瑟瑟发抖地伏在地上。

      “什么——”她没有反应过来就脱口而出,这让爆豪·红心王后·胜己大为光火。

      “给我炸了她的脑袋!”


      扑克牌卫兵们准备上前抓住她,然而百百看到饭田·红心国王·天哉走到前面来。


      “王后,她现在头脑不清醒,还在做梦。”

      爆豪·红心王后·胜己的脾气好像收敛了一些,他让卫兵们都退下了,继续问着百百:“那你到底会不会打槌球?”

      “我——我应该会!”

      “很好。拿着这个。”他伸手将一个有一人高的物体抛给她,百百手忙脚乱地接住, 下一秒却大惊失色。


      “常暗同学!?天哪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我是球棍。”

      常暗·火烈鸟·踏阴闷闷不乐。他被人五花大绑起来,只留下他的头部留在外面,整个身体变成了一根棍子的模样。

      百百惊恐地看着周围,还有很多人拿着这样的“火烈鸟”当做球棍,用他们的喙击打着峰田·刺猬球·实来取乐。


      “这太过分了!这是在侮辱常暗同学的人格!”

      百百愤怒地给他松了绑,又飞奔过去抓住峰田·刺猬球·实,让他们赶紧离开槌球场地,否则还会有卫兵将他们绑起来当做球棍和球。她的举动打乱了比赛,引起了大家的主意,爆豪·红心王后·胜己再一次朝她走来。


      “你为什么要放走球棍和球!?这违反了规则!”

      “爆豪同学!你怎么能把常暗同学当成球棍,把峰田同学当成球!?”

      “我说他们是他们就是!还有你得叫我王后陛下!”

      “你这样很过分!”

      “闭嘴!来人!给我炸了她的脑袋!”


      扑克牌的士兵们哗啦啦地跑了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然而此时一直没有发话的饭田·红心国王·天哉冲到爆豪·红心王后·胜己面前:

     “爆豪·红心王后·胜己!我已经忍受很久了!至少我才是这个班级的委员长!我不能让你——”

      “——闪一边去!”


      爆豪·红心王后·胜己转过身照着他的脑袋就炸了过去。饭田·红心国王·天哉呜哇大叫着向后倒去,只能赶紧让扑克牌士兵们过来帮他止住鼻血修好眼镜。

      切岛·红骑士·锐儿郎赶紧将饭田·红心国外·天哉扶到了一边,爆豪·红心王后·胜己觉得终于没有人来打搅他了,满意地转回来看着他们。


      “那么,下一个是谁?”

      “打就打啊!我不允许你再伤害小久和百百了!”丽日·公爵夫人·御茶子站到了百百面前。

      “丽日同学!?这里很危险!”


      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绿谷·白兔·出久看到她挺身而出,也焦急地跑了过来。百百刚想开口制止他们,然而红心王后的手上又是一阵闪光:绿谷·白兔·出久和丽日·公爵夫人·御茶子他们两人也被一起炸飞了。


      “槌球和打架我都是第一!听到没有!”

      “——快停手吧爆豪同学!你怎么能对他们这样!”

      “我说了要叫我红心!王后!!陛下!!!”

      “我管你!反正这是在我梦里!你不能做出这样伤害同伴的事情!”

      “你们快去给我炸了她的脑袋——算了快滚开我要自己去炸飞她的脑袋!”


      百百手忙脚乱地朝后方逃开,闪开了爆豪·红心王后·胜己的攻击。毛毛虫他们都四散逃跑了,百百也尖叫着向前狂奔,努力躲开纷乱的爆炸和不停朝她飞过来的扑克牌卫兵。她想着应该制造出一些什么东西来让自己脱离这场混乱,然而此时她的面前突然出现一道高耸的冰墙,将她的身体护在其中。

      轰·疯帽匠·焦冻出现在她的背后,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我来了,不用担心。”




          ~ 7 ~

      不会再松开你的手了快向前冲



      “焦冻……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在想:为什么乌鸦会像写字台?”

      “我不知道!”

      “那么我也不知道。”

      他继续放出巨大的冰墙,让那些扑克牌卫兵都冻在原地手舞足蹈。


      “——快跑!快跑!快跑!!”

      不知道又从哪儿出现的丽日·公爵夫人·御茶子大声催促着他们。轰·帽匠·焦冻将百百抱了起来,朝前飞奔。


      “焦冻。”

      “什么?”

      “这只是一场梦而已,你不用这么拼命地救我。”


      “——HERE WE COME!!!”

      耳郎·睡鼠·响香的大嗓门吹飞了赶来的追兵,上鸣·三月兔·电气仍用电光保护着她。


      “丢下我吧。”

      “不行。”


      “——穿过宫殿!出口在那里!”

      芦户·毛毛虫·三奈尖叫着,用棒棒糖指向前方。


      “我不会再像上次一样跟丢你了,永远不会。”


      “——‘你爱着的人就是你想拯救的人’,‘你想拯救的就是你爱着的人’。这两句话是一样的意思喔。”

      叶隐·柴郡猫·透的面具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用看不见的爪子为他们推开了宫殿的大门。


      轰·帽匠·焦冻继续奔跑着,他穿过长长的大理石走廊一路向前,终于来到了有一扇巨大的门的大厅中间。


      “她们说,贾巴沃克龙守护着这扇门——”

      百百的话音刚落,一只恶龙咆哮着从穹顶上飞下来,像是一座山一样堵在他们面前。她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突然想起来丽日·公爵夫人·御茶子的话来。


      “丽日同学没有给我沃尔珀剑!”

      “什么?”

      “焦冻!我没有沃尔珀剑!我没法杀死那条龙!我们出不去!”


      她绝望地冲他大喊,贾巴沃克龙咆哮着朝他们走来,地动山摇。百百害怕地蜷缩起来,然而轰·帽匠·焦冻将她放下,让她站在地面上,紧紧扶住了她的肩膀。


      “百,快回想起来。”

      百百听见他沉稳的声音,却还在止不住地瑟瑟发抖。


      “在你醒着的时候,你已经长大了,成为了独当一面的英雄。”

      “我?英雄?”

      “你还记得你的名字吗?”


      他盯住她的眼睛。百百看到他的眼神:他一如既往的镇定,眼睛里都是对她的期待和信任。

      她看着他——那一时间,她所经历的一切,和同学们的回忆,和焦冻的过往,纷纷涌到她的眼前。


      “我是……万物英雄,CREATY…”


      百百闭上眼,努力地在脑海中寻找答案。她怎么会忘记这个童话呢:美丽的故事从童年时期就一直藏在她的心里,她记得这里的每一棵树和每一朵花,当然也知道那一把剑的模样。

      她开始做着自己已经重复做过几千次的事情,创造。那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一寸一寸地从她的胸口生长出来。

 

      “砍掉它的脑袋!”

      她举起了剑,抬起头直面恶龙的咆哮——




          ~ 8 ~

      在这里你相信了六件不可思议的事


 

 

      毛毛虫会说话;

      猫会凭空消失;

      睡鼠一直知道三月兔为她做了什么;

      公爵夫人拼了命也要保护白兔先生;

      你能杀死贾巴沃克;

      他没有再放开手,陪你一起向前走去。




          ~ 9 ~

      而你终将从梦中醒来与他重逢



      “百?”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猛地震动了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她转过头,有人正坐在病床边紧张地盯着她。

      “焦冻?”

      “你终于醒了……”


      轰焦冻终于松了口气,站起来想去按床头的呼叫按钮,但是被她抓住胳膊。

      “焦冻你一定要听我说!我做了一个神奇的梦——我梦到了原来的同学们,就好像又回到了高中那段时光……”


      她虽然被焦冻重新按回床上盖好被子,却已经开始喋喋不休地跟他诉说起梦里的故事:粉红色的舔着棒棒糖的毛毛虫,戴着面具才能让人看见的的柴郡猫,陪伴着睡鼠的三月兔,还有总是要炸了别人脑袋的红心王后。


      “听起来很有趣,我也在梦里吗?”

      “你是那个疯帽匠——不过你一点儿也不疯,还一直保护着我。”


      他轻轻笑了,又听她接着胡说八道了一阵子,终于为她叫来了医生。


      “所以说,我是遇到了一种奇怪的个性吗,让我一直在这里做梦?”

      “不是……你在追那只兔子时摔倒撞到了头,昏迷了两天。”

      “——诶?这么丢脸……”


      医生和护士们走进病房告诉他们探视的时间已经结束了,焦冻站了起来,伸出手温柔地整理着她的头发。

      “等你恢复了些,明天我再来听你讲故事。”

      “嗯,明天见。”


      他俯下身轻轻吻了她的额头,接着假装自己脑袋上有一顶礼帽,向她行了一个脱帽礼,离开了病房。她突然觉得,焦冻刚刚的动作像极了自己梦中的帽匠。


      “——您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轰太太?”

      她收起自己的思绪,回过头看着正在问她话的医生。


      “刚刚醒来有些晕,但是感觉还不错。”

      是的,她只是做了一个美梦。



          ~ fin ~

      玫瑰色的小女孩仍住在英雄的身体中



      “所以你一直没有告诉她,她确实是中了危险的个性,陷入到难以逃脱的梦境里?”

      “就让她以为这只是一场梦吧。”

      “而且你为了救她,也进入了她的梦境?这太鲁莽了!”

      “没什么……她的梦境像是一个孩子的幻想,有趣而且美丽无暇。就如同……她自己一样。”



            愿你长大后行走在这世间,

      仍会有人为你守护住你心里的童话。


                  * End *




# 看完爱丽丝漫游仙境以后而写的随心所欲的混乱童话 。

# 另外关于咔酱的设定我很抱歉(并不XD。

# 番外篇:【八百万百生日贺】帽匠先生的秘密茶会



评论(19)
热度(164)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