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我的英雄学院|出茶】Good Knight


# 十杰paro。




        ——勇者之所以为勇者。



      ※


      魔法师茶子第一次遇到穿着勇者外套的出久时,一时间竟然被面前这个青涩少年的身上隐隐涌现的英武之气迷惑了双眼。不过这种感觉没有成功维持到三分钟以后,出久刚刚踏出家门迎接自己的崭新的勇者生涯,就被石头绊了个嘴啃泥,背包里的面包和药水稀里哗啦地洒了一地。

      茶子赶紧跑过去伸手搀住他,勇者出久一边挠头一边不好意思地道歉,捡起已经被回复药水泡软了的面包塞回背包里。

      茶子的心思千回百转,最后在肚子里纠结成一个问号,她开始想象今后的旅行能有多么磕磕绊绊险象环生。然而她还是欢欣鼓舞地随勇者出久一起出发了:北方的大陆上魔王卷土重来,虽然现在他们根本不可能去挑战这样的Boss,但是路上随便打打小怪,赚赚小钱,买买小玩意儿,也能让他们的生活多姿多彩起来。

      在旅途中的大部分时间里,勇者出久一直是那个左脚绊右脚的少年,路边随手刷掉的野怪都能让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背包里的药水每次都要陷入短缺危机。几天之后,火球冰碴闪电随手放的魔法师茶子对着他灰头土脸的模样叹了口气,悄悄跑到魔法师协会里又点了自己的白魔法技能。从此,勇者出久再也不用发愁自己的伤口又增加了几道,随身带着的药水又需要补充了,魔法师茶子一个回复咒语就能解决。


      “不知道要怎么谢谢你,小茶子……那个,我只知道你喜欢花——”


      勇者出久脸上的伤口在茶子的指尖拂过时慢慢复原,他不好意思地笑着,将他在路边找到的最好看的花朵送到茶子面前。又当输出又当奶妈随时切换carry全场确实很累,但是魔法师茶子看着他的笑脸,轻轻抚摸着他为她戴在领子上的那朵玫瑰花,心里觉得值。



      ※


      向北,向北。在漫长的旅途中他们遇到的敌人越来越棘手,然而这一路前行也让他们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勇者出久成为了骑士,穿上了闪亮坚硬的铠甲,拿起了寒光逼人的长剑,意气风发;魔法师茶子的知识更加丰富,战斗时一口气砸五个火球不费劲,给队员们施的治愈魔法效果堪比睡满了一周美容觉,美容养颜醒脑提神。


      “那现在能去找魔王了吗?”踏入了魔王的领域以后,他们在半路上捡到的离家出走的王子焦冻问。


      “还找个屁?魔王自己来了!”比恶役还像恶役的喷火龙咔酱呸了一口,嗷嗷叫着朝魔王冲去。


      “诶——你们等下啊!”

      骑士出久虽然是队长,但是有两个问题队员永远听不进他的指挥。他只顾得上给身边的魔法师茶子扔了个守护魔法:“小小小小茶子啊要开始了!”


      “道具准备OK!HPMP满状态!BGM On!”

      魔法师茶子举起来手杖,开始往冲出去的队员身上没头没脑地丢Buff。正在睡午觉的魔王被他们吵醒,趁着起床气往外一波又一波地放小怪,自己也胡乱挥舞着大爪子,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嗷!你们不先把杂鱼清掉是要干屎啊?”

      “谁?谁朝我放了黑暗魔法?”

      “减速!这家伙吃减速!有白魔上白魔有蜘蛛丝照脸上糊啊!”

      “奶妈救我!中毒了啊啊啊!”

      “——自己闪一边磕解毒药去!老娘现在是输出!”


      虽然这么大吼着,魔法师茶子还是腾出手从裤兜里掏出药瓶子,往那个哭爹喊娘的队员脸上用力丢过去,然而这个几秒钟的动作让她有了一瞬间的分心,等她回过头时,魔王已经盯上了她,冲着她就一爪子下去,震飞到空中的石块排山倒海般朝她砸来。


      ——要遭重了,防护罩都来不及放一个!


      魔法师茶子在绝望地闭上眼抱头蹲防,心里还惦念着自己辛苦攒下的两根金条怕是再没机会托人送给乡下的爸妈,只能埋在旅馆后院里的歪脖子树下不见天日——然而在一阵可怕的巨响停息之后,她原本准备忍受的剧痛根本没有来临。她慢慢睁开眼睛,面前黑压压一片看不清楚,但是熟悉的气味让她明白了在这几秒钟之间发生了什么。


      “……小久?”


      骑士出久在最后一秒钟奔过来挡在她面前,将她护在胸口,用自己的身体接下了全部攻击。飞来的碎石撞凹了他的铠甲,厚厚的尘土盖住了他大半边头发,剧痛让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魔法师茶子伸出手抱住他跌落的身体,惊恐地看着他。


      “我——没事,不痛……”

      他终于缓过劲,稍微抬起身子离开了魔法师茶子,龇牙咧嘴地冲她扯出一个勉强的笑脸,但是随后就两眼一翻直挺挺地晕倒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久啊!!”


      接下来的事情,据当天在场的人说,团战突然变成了两大魔头单挑。


      ——魔王放出了地震!勇者们被吹飞了!

      ——魔法师茶子暴走了!她召唤了陨石!


      “茶子你等一下你还有队友在这里啊地图炮不能这么放!!”


      ——陨石落了下来!魔王被打倒了!

      ——勇者们全灭!



      ※


      骑士出久迷迷瞪瞪醒来的时候,只发现队友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四周,自己脚边还有一只口吐白沫不省人事的魔王。他手忙脚乱地绑了魔王,又去给队友们喂下药水,终于让他们哀嚎着醒了过来。


      “赢了?”

      “赢了!”


      大家立刻忘记疼痛开始欢呼,然而突然之间不知道从哪儿传来了高亢的号角声,让他们吓了一跳。几丈长的红毯噗噜噜地滚过来铺到他们面前,拎着闪亮铜号的乐队一字排开,仰头朝天不停地吹奏。留着八字胡的使节鼻孔朝天大步向他们走来,打量着他们。


      “谁打败了魔王?公主召见!”


      喷火龙咔酱切了一声就拍拍翅膀飞走了,王子焦冻嘟囔了一句好困也偷偷溜走了,使节的目光落在骑士出久的身上——他还抓着绑住魔王的绳子。


      “就是那个骑士!快把他带走!”


      士兵们高呼着涌过来,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大场面的骑士出久哭丧着脸,拽着魔法师茶子不肯撒手,使节只好让人把他们俩一起塞进马车里。

      骑士出久和魔法师茶子稀里糊涂坐上马车颠簸了大半天到达王城,又稀里糊涂地到了王宫门口下了车。他们刚刚踩到地面上,立刻有一堆仆人呼啸而来簇拥着他们向宫殿里走去。

      女仆们前呼后拥将魔法师茶子引到一间华丽的房间里,给她摆上了精美的红茶和点心,伺候她沐浴更衣。


      “吸气啊魔法师大人!束腰根本勒不上!”

      “做不到啦我的胃都要从喉咙里出来了!”


      难得脱下了终日不变的戎装,魔法师茶子在女仆们的帮助下穿上了一层又一层的华贵裙子。终于她满头大汗地瘫坐在椅子里,看着桌上满屋飘香的精美小蛋糕流着口水,那个鼻孔朝天的使节又敲门进来了。


      “又要去哪里?”

      “公主召见!”


      魔法师茶子只好又将口水吞进胃里,拎起裙摆踩着高跟鞋颤颤巍巍地从房间中央走到门口,差点崴伤了脚。出门以后她毫无顾忌地喘了口气,心里想着进一趟王宫还不如让她再闯几次魔窟,使节在旁边不满地咳了一声,她翻了个白眼抬起头,就发现骑士出久从走廊那边走了过来。


      “小……久?”


      骑士出久被华丽礼服包裹的身体笔直而僵硬,如果不是旁边的仆人低声提醒他,可能他就要同手同脚地走过这条走廊了。看到魔法师茶子之后,他不自觉站定在原地,花了五秒钟时间逐渐把嘴巴张到最大,又花了五秒钟时间才想起来如何开口说话。


      “小、小茶子!你你你你穿裙子真好看啊!”

      他闪闪发亮的眼睛让她把束腰和高跟鞋带来的痛苦抛到九霄云外。骑士出久涨红了脸,好像脸上的雀斑也开始闪闪发亮,然而他刚刚开口,使节又用一连串的咳嗽打断了他们。


      “快点走!公主召见!”



      ※


      ——迎娶公主!

      “打败魔王的勇者当然应该迎娶公主Happy Ending啦,剧本都是这样写的。”

      公主摇着扇子懒洋洋地看着他们。骑士出久张大嘴巴忘记说话,魔法师茶子则是直接吼了出来。


      “不行!我反对!!”


      话音落下时她发现有人和她异口同声。佝偻着腰的老大臣用拐杖砰砰砸着地面,着急得差点揪掉了自己的半边胡子。


      “太草率了!太草率了啊公主!这种来历不明的平民怎么有资格和您结婚!!”

      “——谁来历不明啊臭老头!信不信我把你的胡子揪下来!”

      如果不是骑士出久拦着她,魔法师茶子可能真的已经冲过去揪掉他另外半边胡子了。拼死谏言的老大臣一把鼻涕一把泪,俨然一副如果公主执意如此就要撞死在这大殿上的架势,公主只好让了步。


      ——比武招亲!

      “父王母后选的那些王子我都不喜欢,你快去把他们都干掉!”


      公主已经有些倦了,任性地挥了挥手让他们全部退下,服侍他们的仆人又一窝蜂地拥了上来,带他们回到各自的房间里。

      老大臣哀嚎着揪掉了自己的胡子,然而事情似乎已经不容置喙。比武的时间被定到了明天,王宫里的人们像陀螺一样忙碌得飞了起来。


      “小茶子……我该怎么办?”

      魔法师茶子到达了自己的房间门口时,听到骑士出久在她身后弱弱地问道。


      ——不想的话就快拒绝啊!

      魔法师茶子的心里这样大喊着,然而嘴上却说让他加油。


      “那就去比武啊小久。如果能赢了比赛就可以当上宫廷骑士,在王宫里生活,每天都能吃到好吃的,有很多钱,还能和公主、和公主结……”

      她突然停下了语无伦次的话语,扭过头走到房间里将门用力关上。一直到夜里,骑士出久再没有敲开她的房门,他只好闷闷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尖叫。


      “——不好啦魔法师大人跳楼啦!”

      骑士出久手上一抖,把杯里的水都洒在了胸口,他慌张地奔到茶子的房间,扒拉开围观的人跑到阳台上。

      茶子今天穿过高跟鞋整齐地摆在在地毯上,漂亮的裙子放在沙发上,骑士出久抬起头向外张望,果然看到在月光下有一个身影正在飞奔,身手敏捷地翻过王宫的围墙,在夜色中逐渐隐去。


      “……小茶子……”



      ※


      公主要比武招亲的消息传遍了王城和周围的镇子,第二天早上,人们纷纷涌入王城看热闹,只有魔法师茶子独自出了城,又回到了她和出久落脚的镇子上。她和车夫打了招呼,正午时就出发回老家,随后就回到旅馆房间里收拾东西。


      ——正午的时候,小久应该已经打败了所有对手,将玫瑰花献给公主了吧。


      她的行李不多,一包衣服一包书,收拾好了就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发呆。时钟指针转动得异常缓慢,她的眼睛不知道该看向何处,就开始数着从窗外经过的飞鸟,一只两只三只四只。

      数到第七只时她想起第一次见到出久时两人都是只有七岁,那时候他还是个被同龄人欺负后只会哭鼻子的小破孩,每次都是她挺身而出将那些人骂到哭着跑回家。

      数到第十六只时候她想起了出久第一次送她的一朵花,他将那朵花仔细地别在茶子的领口,一路上茶子总是低下头来看它,数得清清楚楚它有十六片红艳艳的花瓣。

      数到第二十五只时她想起两人完成的一项特别危险的委托,好几天的辛苦换来了二十五个银币,出久兴高采烈地带着她去镇子上打牙祭,不知不觉就带着她把想吃的都吃了个遍。

      数到第三十二只时,她听到了正午的钟声响起。她收回目光,提着包裹走向门口,刚刚打开门却发现有人踉跄跌了进来。


      “——小小小小小久?”



      ※


      骑士出久的额头上盖着一块厚纱布,脸颊上还有隐隐约约的伤痕。他的铠甲不知道去哪里了,只穿着自己从村子里出发时的那一件外套,好像又变成了那个冒冒失失的勇者出久。他似乎正准备敲门,然而茶子先一步把门打开了,他只好尴尬地将举起的手放到脑后挠着乱蓬蓬的头发,不好意思地朝她咧嘴笑着。


      “那个,茶子啊,我回来啦——”

      “比武呢!?”

      “结束啦——挺丢脸的,第一场就败下来了。”

      “第一场!?”

      “那个,我上台的时候绊倒了自己,摔晕了过去……”


      茶子感觉像是有个小锤子在脑袋上敲敲打打,让她眼冒金星不知所措。勇者出久捏着自己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她,好像是做错事情的小孩子正等着挨骂一样。


      “但是、啊、后来公主也说很讨厌我脸上的雀斑,所以我……”

      “——雀斑怎么啦!?雀斑多可爱!就像苹果一样,像、像、像我最喜欢的满天星一样……”


      魔法师茶子涨红了脸大声反驳着,然而她发现自己的气息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最终她忍不住眨了眨眼,泪珠一颗颗滚落下来。


      “你你你别哭啊,不过是被赶出来了,以后还可以去工会接任务赚钱,还可以去镇子上吃好吃的东西,还可以一起去——”

      “你怎么那么蠢!多好的机会啊!比武赢了以后以后可以在皇宫里吃好吃的东西,还会有很多很多钱!笨久真是笨久!!”


      魔法师茶子已经开始在他胸前嚎啕,她用力揪着勇者出久的衣领摇晃着。勇者出久仍然像原先一样对着她傻乎乎地笑着,终于在她不再抽噎时举起来一直藏在背后的另一只手。

      “诶你看,这是在王城的花园里看到的花,我偷偷摘了一朵带给茶子——但是茶子刚刚说最喜欢满天星,下次、下次我去找满天星好了……”


        ——笨久啊,我喜欢的真的只是满天星吗?


      茶子心里这么想着,但还是抹掉眼泪接过那朵已经快要干巴了的玫瑰,冲他咧嘴笑着,吹出一个鼻涕泡来。



      ※


      可能是个久远的传说——

      打败魔王的勇者,

      放弃了财宝和爵位,谢绝了公主的青睐,

      他微笑着告辞,带着心爱的人,

      从此游历四方,永远不分开。




      * End *




评论(4)
热度(74)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