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钢炼|佐莎|RR】How to Use Your Amortentia


# Harry Potter Paro. 

# Happy Halloween. 傻缺文. 




      ※


      丽莎·霍克艾走到礼堂时,这里的学生已经七零八落,剩下的一些人狼吞虎咽地塞下面包和红茶以后就拔腿向外奔去,把刚刚进礼堂大门的丽莎撞了个趔趄也毫不在意。

      她把这种行为命名为十月病:万圣节逐渐临近,学生们的心思越来越远离书本和作业,他们的脑袋里总是想着教师们会不会在课堂上心情明媚,发些糖果给他们。

      “糖果,呕。”她在心里想着。


      一整个月里这种病症逐渐蔓延,直到今天终于爆发到最高峰,万圣节前夜刚好也是学校允许他们去霍格莫德的周六,在天还蒙蒙亮时丽莎就听到室友们起床的声音,还夹杂着她们兴奋的低声谈话。


      “你不去吗?这可是三年级的第一次开放日!”

      “不去,顺便提醒一下你们,别忘了魔法史论文。”


      丽莎更在意书包里的作业。灌了一大杯加了许多糖和牛奶的咖啡以后,她带着两片烤吐司就从礼堂出发来到图书馆。她本以为在这个日子里并没有多少人会像自己一样还记挂着作业,然而在她常用的座位边上,居然里里外外围了十几个女生。

      丽莎朝自己喜爱的那张桌子走去,果然看到了罗伊·马斯坦背对着她坐在桌前,正对着一本厚书做着笔记。她绕过那张桌子,选了他斜对面的位置,将书包放到桌面上,那些跟随者将刀子一般的目光投射到她身上。厚重书本礅在桌面上的声音让罗伊抬起头,看清了来者以后,他笑着对她问了早安,也问了和她的室友同样的问题。


      “你也没有去。”

      “我要准备N. E. W. Ts考试。”

      “然而考试在明年夏天,现在才快要入冬。我建议你现在立刻去一趟霍格莫德放松神经;更重要的是,把那些看着你流口水的姑娘们带走。”

      丽莎用羽毛笔尖轻轻点了点四周,罗伊饶有兴趣地顺着她指点的方向朝周围望去,那些本来正在盯着他们两人的女生立刻将头埋进书本里,假装沉迷于草药学书本和八卦杂志。



      ※


      格兰芬多的罗伊·马斯坦,七年级级长、学生会主席、数次捧起奖杯的魁地奇队长,更可气的是长相也不坏。每一次罗伊在图书馆学习的时候,总是有不少女生占据了周围的位置偷看他。

      丽莎知道他很受欢迎,然而女生们的狂热出乎意料地让她烦躁。在霍格沃茨的第一年圣诞节,礼堂里飘起来的几千根蜡烛或是家养小精灵做出的无限供应的烤鸡大餐并没有让她惊讶,真的让她目瞪口呆的是遍布四个学院络绎不绝来邀请罗伊参加舞会的女生。然而在整个晚会上,罗伊都没有下过舞池,没过多久就离开了这里,被人发现在天文塔顶端陪着丽莎观察星座。

      “在夜里去天文塔?真的只是用望远镜看星星??”

      第二天,丽莎发现了自己开始被几个五年级的女级长针对,可能连走路时候先迈出的是左脚而不是右脚都要受到批评。她起初觉得这没什么,仍然心安理得地和罗伊说着话。然而在她升上二年级后的情人节那一天,罗伊收到了一位女生的糖果后,毫不在意地顺手送给了自己,两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包装精美的甜食里暗藏阴谋。


      “天哪这到底是——”

      他知道自己作为贝尔托德·霍克艾的养子,在去霍格沃茨之前一直和丽莎厮混在一起,他们关系不错,可是这并不能成为丽莎此刻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的原因。

      “甜心——”


      他手忙脚乱地抱着丽莎飞奔到医务室,在这一路上所有人都震惊地听着丽莎用甜腻的声音喊着另一个女孩的名字。庞弗雷夫人只花了几分钟就治好了她,随后气冲冲地去找了校长,要求他严查学生手上的迷情剂。

      第二天早上,他毫不意外地在餐桌上收到了养父寄来的吼叫信,痛骂罗伊对他十一岁的女儿所做的“不道德之事”。丽莎恢复后也觉得因此丢了脸,从那时候起连续八个月,在学校里对他敬而远之,再也没有一次称呼他为罗伊,只是叫他级长先生,从今年九月份起又改口为主席先生。

      罗伊知道她是个固执的孩子,他深有体会。



      ※


      丽莎将厚厚的书本堆在面前,试图阻拦开对面的罗伊不停看过来的目光,打定主意一门心思与论文拼搏到底,不去看他一眼。他放下自己的纸笔,将丽莎横亘在两人中间的书墙推开。丽莎依然没有抬头,只是展开了一卷羊皮纸,在顶端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么你想和我一起去吗?如果你不知道要去哪儿逛,我能为你指路,到下午时也可以去咖啡馆里休息,帕笛芙夫人一直会给我优惠。”

      “是因为你每年都会带一打女生去那儿约会?”

      “我想是因为我对红茶的独特品味。”

      “不了。我这个周末只会和魔法史约会——那边任何一个女生都愿意陪你去帕笛芙夫人那儿,主席先生。”

      他凑过去看她的羊皮纸,丽莎刚刚在上面写了标题。


      “妖精叛乱的论文我曾经拿了一个O,而我的O. W. Ls魔法史成绩也是一个O。如果你今天陪我一起去,我想这论文不成问题——”他伸手想要去拉住她的羽毛笔,然而丽莎突然抬手用笔尖戳在他的手腕上。罗伊发出一声清晰的惨叫,丽莎听到周围的女生一起倒抽一口凉气,而平斯夫人也走了过来对他们大声清着喉咙。


      “——你干嘛?”

      “我说过不去了。”

      “你可以好好说话!”

      “那好:我不去,不——去。”

      罗伊有些恼怒地揉着手腕,而丽莎根本没有抬起头来,仔细地阅读着课本。


      “很好。那我一个人去。”

      他稍微提高了些声音,用力将书本和纸笔甩到书包里离开了桌子。然而这期间丽莎一次都没有看他,只是对着一步三回头的罗伊挥了挥手。



      ※


      “你干嘛要把他气走?”

      罗伊的身影消失在一层层书架后,几秒钟后就有女生来找丽莎兴师问罪。

      “你们为什么不赶紧追上去,他可能要去尖叫棚屋学习。”

      “安静,女士们!”

      平斯夫人再一次走到她们这边,那些女生只好像湖面的天鹅一样挤在一起,呼啦啦一片成群结队地离开了图书馆。有个女生落在大部队后头,在路过丽莎身边时故意撞翻了她的墨水瓶。


      “不过是和我们一样罢了。”

      平斯夫人尖叫着冲过来施了清理咒,然而丽莎坐在原地没有动,瞪着自己手上的羽毛笔,几滴墨水顺着桌面滴落在她的长袍上。那支笔写下了论文的标题,之后扎在了罗伊的手腕上,从此开始到午饭之前,再也没有在纸上写下一个字。


      “——她这么说,什么叫‘我和她一样’?”

      “可能她认为你理应也是马斯坦后援会的一员。”丽贝卡将桌上的鸡腿扫到自己的盘子里,毫不在意地回答着丽莎。

      “我更愿意加入湖中巨乌贼后援会,还要把皮皮鬼拉进来作为同伴。”

      皮皮鬼正好从餐桌上飞速划过,一连串装满水的气球在她们身边炸开:“不给糖就捣蛋!”

      “我们没有你能吃的糖给你!”


      她俩赶紧扒拉了几口食物,用书包挡住头慌张跑出了礼堂。丽贝卡在午饭时回到了学校里,给丽莎带了一大堆糖果,然而还是被拒绝了。自从经历了第二年的情人节以后,丽莎再也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给她送来的食物,不论男女,而且黑名单的头一号人物是罗伊。


      “你刚刚又拒绝了马斯坦?”

      “很奇怪吗?”

      “你可能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在羡慕你。”

      “不用喝迷情剂就会变成那副样子,真是丢人。”

      “顺便问一下,迷情剂是什么味道?”

      “我忘了,我只记得鼻子里的气味像是阳光下的魁地奇球场,还有我家里的扫帚间——你干嘛要问这个?”

      丽莎突然住了口,气愤地问着自己的朋友,然而丽贝卡讳莫如深,满脸促狭地冲她笑着。



      ※


      “我搞不懂她。”

      罗伊拿起一盒巧克力蛙,但是想着丽莎一直不喜欢它的形状,又将它放回了架子上。蜂蜜公爵店里挤满了霍格沃茨的学生,都在一袋又一袋地疯狂抢着最新上架的糖果,咋咋呼呼吵得他脑袋疼。


      “从她出生时你就看着她长大了,如果你还不能搞定她,我可是会破产的。”

      “你干了什么?”

      “哦,格兰芬多的男生们在打赌,谁能在今年的圣诞节舞会成功邀请到拉文克劳的霍克艾。而我押了二十个银西可在你身上。”

      “那就快想一下我要怎么才能让她再次和我说话,十分感谢。”

      “不如再来点迷情剂——我开玩笑的。”


      罗伊狠狠地瞪着身边的马斯·休斯,将手中的甘草魔杖扔到他的眼镜上。手腕上被丽莎的羽毛笔戳过的那个地方留下一个小小的墨点,他在当时确实恼火了一小会儿,但是在走出图书馆的时候也开始懊悔起来。

      如果能让她原谅自己不小心让她服下药水的这件事,他宁愿伸出双手让她用羽毛笔扎上一天。喝下迷情剂的丽莎仿佛透支了她这一辈子对罗伊所有的好感,在这之后的八个月里,在学校里他只能见到她的背影,暑假回到家里时,除了用餐时间,她也不愿意和罗伊打照面。


      “您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还是说庞弗雷夫人的药水出了问题?”

      “呸,你要是敢再提起这件事,我就把你变成一只地精扔出屋子。”

      老霍克艾恶狠狠地瞪着他。罗伊将牢骚咽回了肚子里,他觉得在养父看来,这只是青春期少女应该有的小脾气而已,十恶不赦的人是罗伊自己。

      那她也不应该生那么久的气啊,难道非要我也喝下迷情剂,当众朗诵一首肉麻的情诗给她——


      他突然灵光一闪。


      “休斯,你手上有没有迷情剂?”

      “你在怀疑什么?格蕾西亚会和我约会完全是因为我的个人魅力!”

      “谁管这些——你到底能不能搞到迷情剂!”

      罗伊·马斯坦知道他可能会让自己成为霍格沃茨建校以来最愚蠢的级长和学生会主席,可能会在圣诞节前被人一直嘲笑,然而他不在乎。



      ※


      “愚蠢。”

      “……让人作呕的占有欲。”

      “你和我们根本没有区别。”


      梦中刺耳的话语让丽莎从图书馆的桌子上惊醒,平斯夫人没有注意到她睡了一个下午,否则可能会把她直接扔出去。她的脑袋迷糊了好一会儿,又想起来她刚来图书馆时的事情。午饭后她走出礼堂和丽贝卡告别,又回到图书馆,然而在门口她遇见了那个碰翻她墨水瓶的女生。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

      “为了马斯坦。他可能真的在尖叫棚屋,或者你去帕笛芙夫人那儿看一看,也许他愿意带着两个女生一起约会。”

      “你叫他马斯坦?”

      “难道和你们一样叫他纯真可爱的罗伊小亲亲?”

      丽莎挖苦了她一句,就闪过身走到图书馆里面,那个女生在她背后用尖细的声音喊叫着。

      “你只不过是在吃醋,你那占有欲真让人恶心——你到底有什么资格比我们骄傲!?”

      丽莎回过头冲她冷笑一声,仰着脑袋离开了。然而这一个下午,她内心的烦闷让她干坐在桌前,又是几乎一笔未动。


      ——占有欲。

      他是她的罗伊,是那个会和自己一起玩飞行扫帚,一起看魔法画册的罗伊。

      ——占有欲。

      现在他的身边莺莺燕燕,那些声音让她心情烦躁。

      ——占有欲。

      甚至过了头,就算他想靠近过来,也要推开。

      ——占有欲……见梅林去吧该死的。


      现在天色已晚,她咒骂了自己一声,收拾好干干净净的羊皮纸,准备去吃晚餐。然而在图书馆门口,又有人拽住了她的胳膊。

      “不给糖就捣蛋。”丽莎听到熟悉的声音,她转过头,罗伊躲在走廊的暗处,正冲着她嬉皮笑脸。

      “我没有糖给你。”丽莎想离开,但是罗伊的长胳膊将她拉住,又拽回到阴影里。

      “但是我有。”他从长袍口袋里掏出来一包好看的糖果,塞到丽莎手上,“现在重来——不给糖就捣蛋!”

      丽莎将那包糖果扔到了走廊那一头,罗伊飞快地跑了过去,将那包糖捡了起来,迅速地拆开吃了下去。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把戏?”

      她恼火地看着罗伊脸上逐渐绽放出笑容,两颊被火把的光印成了粉扑扑的颜色。


      “丽莎,哦,我想我找到了自己一生所爱。”



      ※


      “你确实不太会用迷情剂。”

      “我也为自己的愚蠢感到惊讶——难道不是她将迷情剂丢给我,就会让我疯狂地迷恋上她吗?”

      “我觉得她可能不需要迷情剂就能做到。”


      罗伊躺在病床上,将脸埋在枕头里哀嚎着。庞弗雷夫人依然轻松地把他治好了,然而在她配药水的期间忍不住放声大笑了三回。晚上来探望他的休斯告诉了罗伊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丽莎拖着服下了迷情剂的罗伊,路过人满为患的礼堂,好不容易将他送到医务室里。这一路上他都在不停地朗诵肉麻的诗歌,歌颂着心爱的人的美丽。


      “如果只是普通的喝下迷情剂,那么一切都好——但是庞弗雷夫人可能第一次遇到了自己给自己喂迷情剂的人。我建议《霍格沃茨,一段校史》收录一篇马斯坦会长的奇闻。”

      “闭嘴,休斯。”


      是的,当学生们听懂了罗伊歌颂的对象正是罗伊自己以后,他的愚蠢程度直接上升了两个等级。第二天,所有学生醒来以后,还是对昨晚的学生会长津津乐道。罗伊借口身体依然不舒服,让庞弗雷夫人同意他在病房里再住一天。养父的吼叫信如约而至,还好庞弗雷夫人以打扰病人休息为由,在它吼完“你这个蠢货”以后就施了静音咒,这让罗伊感激涕零。

      唯一让他开心的是,在第二天丽莎来看望了他。她似乎从休斯那里听说罗伊因为“服用了过量的迷情剂而产生后遗症,需要继续住院”,于是在清早就赶来病房。不过罗伊在她出现在门口时,就从床上弹了起来,看起来一切太平。

      丽莎看上去松了口气,然而在盯住他没有几秒钟之后,她忍不住扭过头大笑起来。


      “你满意了?我们现在扯平了?”

      “还算可以。”

      “居然自己整到了自己,我想霍格沃茨从来没有出现过我这样的蠢货。”

      “至少你的魔法史成绩是O,而你昨天让我根本没空写这些作业。”


      丽莎走到床头坐了下来,看上去心情明媚。她从书包里掏出自己那张几乎空白的、只写了一个标题和她自己名字的羊皮纸来。


      “所以这些就靠你了,罗伊。”



        * End *



大概可以算一片魔女paro点文?凑个数。

太久没翻HP原著了,很多记忆都模糊了,大概会有不少bug…


评论(7)
热度(91)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