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我的英雄学院|轰百】花火林檎

 

# 超短篇摸鱼。

▶ 打上花火 - 米津玄師

# 感谢 樊霧的图 和 离八的图




      -


      她说她还想去一次夏日祭,他答应了。


      -


      八百万的宅子戒备森严,然而她从小就知道,哪一棵树可以任由她轻松地爬上去,翻过铁栏杆跳到外面的马路上而不被警卫发觉。

      轰在暮色降临时就等在八百万宅的围墙下,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她穿过树丛而来的声音。他接过八百万越过栏杆抛向他的一个软软的包裹,诧异地欣赏着她手脚麻利地爬到围墙边的树上,沿着向外伸展的枝干跨过围墙顶端,再顺着铁栏杆哧溜滑下来。

      落地以后她兴奋地招呼着轰赶紧离开这里,跑出去几步后才想起来他的手上还拿着自己的东西。


      “诶嘿,还要找地方换上这个。”


      原来包裹里是去年夏天她第一次去祭典时穿的浴衣,就是被他夸赞的那一件。这样的衣服可不好爬栏杆,他这才看清八百万此时只穿着清凉的短裤和薄T恤,就这样站在了马路上。

      还好夜色渐深。


      -


      巧克力香蕉和文字烧,炒面和棉花糖,章鱼烧和冰淇淋——八百万在晚餐时借口身体不舒服,只吃了几口就溜回房间里伺机而动。去年的她在祭典上心中惶惶,没有来得及多尝一点诱人的食物,今晚她决心要补上这些遗憾。灯笼将她满溢幸福的面孔映得通红,然而陪同她一起走过一排排摊子的人似乎没有她那么兴致高昂。


      “轰同学,怎么了吗?”

      她发现轰将买来的章鱼烧端在手上拿了一路,但是竹签始终放在盒子上没有动过。轰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捏起竹签戳上一颗,然而仍旧没有放入口中。


      “感觉……稍微有些饱了。”

      “真可惜。”

      “如果你能分担一点,倒是帮了大忙。”


      他是当然不能忍受自己将一口未动的食物扔进垃圾桶里。八百万像是默许了,站在原地转过身来。轰小心地挑起一枚送到她的面前,她抬手撩开了刘海,微微向前倾过身体。

      自然地。


      “凉了些倒是更好入口。”

      在这里她倒是不顾吃饭时不能说话的规矩,开心地对他念念有词。然而当她咽下食物时,发现面前的人扭过头,意图藏住一抹笑容。

      八百万疑惑地看着她,又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真是的——别笑啊!沾上酱汁了……这种事情先跟我说啊!”


      -


      “喂——又来?”

      轰有些无奈地低头看着八百万,她正挤在自己面前,紧张地按着他的肩膀,抿起嘴向外悄悄张望,手上还拿着才付过钱的苹果糖。

      他刚刚和她分着吃完那一盒章鱼烧,就突然被她拽住手腕拖走,跌跌撞撞来到一个摊子后面,躲在暗处时他才反应过来在电光石火间发生了什么。

      果然还是因为A班那些聚会动物,轰已经听到了熟悉吵闹声靠近了自己,从他们两人身后掠过。他刚想探出脑袋张望,但是立刻被八百万按回了阴影中。

      她手忙脚乱地向他比划着让他噤声,脸上满是焦急。


      “本能反应?”

      “唔……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现身了。”

      “其实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们去年的事情。”


      她愣了一秒,随后极力试图压低自己的惊叫声。这让轰有了些恶作剧的满足感,他看到她捂住嘴,突然而来的巨大打击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A班的副班长如果连逛庙会这种事也要遮掩,又怎么能让同学们向你敞开心扉?”

      他觉得自己今晚可能过于坏心眼了些。然而逗一逗她,看着她站在十公分开外涨红脸而无话反驳,着实有趣。


      -


      去瞭望台的路上八百万一言不发,轰想她可能是对他有些生气了。


      “八百万……走慢些。”


      她没有回头,自顾自拾级而上,在他先到达了山腰的平台上。轰加快脚步终于赶到她身后几步,他能看见她的脖颈如同天鹅一般洁白修长,从浴衣领口里露出来,在发丝间若隐若现。然而她没有在他身边休息一刻,不打一声招呼又单独走到瞭望台的边缘,抱着双臂伏在栏杆上。

      轰看见八百万的手上还拿着那一枚苹果糖,自她从小摊后的阴影里走出来时就未尝一口,只是捏在手里。


      “不吃吗?”

      沉默。


      “有些饱了。轰同学你要吃吗?”

      过了许久她终于回话,这让轰感觉松了口气。他也走到了栏杆边上,八百万向他转过身,伸手将苹果糖递到他面前。


      “请。”

      “那我不客气了。”

      他伸手捉住她的手腕,向她俯下身。


      -


      太狡猾了。


      夜风将灯笼和萤火吹散了混入星河,烟火在他们头顶的夜空中绽开,映在苹果糖上化为水晶的纹路。

      而她此刻来不及去感知这个世界。她的视线被他的面孔遮盖,她的呼吸被他的气味侵染,在她身后整个祭典的声与光,融入夜晚化为虚无。


      “……太狡猾了,轰同学。”




        * Fin *




  后记:脑洞的来源。




疯狂暗示.jpg


评论(11)
热度(144)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