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日记】上海和四只猫 - 2

      第三只和第四只猫需要放在一起说。他们是兄弟,一只狸花和一只橘猫。

      他们只是在这个小区里流浪,我曾经见过几次他们在隔壁二楼的大阳台里打闹,原以为是他们家里养的,但是之后观察到他们在每个院子的铁栏杆中来去自如,行踪不定,才发现他们是自由身。

     不过自从知道我家阳台里会有两只猫整天对着窗外探头探脑,每天早上我也肯定会拿起猫粮以后,他们似乎赖上我们了。  

      他们和奶油不一样,并不亲人,和麦片的打劫式碰瓷也不一样,他们是真的强盗。原先这两只是由男朋友喂养,他每天将猫粮装在保鲜袋里,放在空调外机上,这时候他们会在几米远处暗中观察,过了一会儿就能听到他们爬上来吃东西的声音。

      我来上海以后,觉得他这样的喂养方式不妥,害怕他们吃下塑料袋,或者将袋子乱丢。于是我简单地布置了阳台的防盗窗,垫上纸壳,在纸壳上放了水盆和饭碗,每天添上一两回。现在他们想要吃食,不仅要跳到空调外机上,还要更近一步,钻到防盗窗里才行。

      和谐相处的日子没有到第三天。第一天时,他俩不敢靠近,我顺利地放了食物,过了许久他们终于学会用空调外机垫脚,钻到防盗窗里来。第二天,我放了个快递箱给他们休息,但是他们太谨慎了,试探了许久才将这箱子据为己有。第三天,早上我醒来时看着窗外,他们已经静静等着看,狸花看着屋里。橘猫离得较远,他胆子更小,每一次都是狸花蹲点,看到碗里有粮食了,弟弟橘猫才会跑过来吃。

      本以为我和流浪猫打交道的次数不少,心中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又收服两只,不过这一次是真的吃了瘪。当那只狸花蹲在窗口时,我以为他睁大双眼是因为期待,就抓满了一把猫粮送到准备好的饭碗边,没想到当时他发出警告的嘶鸣声,伸出爪子就让我挂了彩。


      那一天我把猫粮撒了一整个顶棚,拇指根部出了血,四厘米的伤疤至今还在。男朋友生气了,勒令我一整天不许再喂。然而最终于心不忍,在晚上又拿来了猫粮,将窗户开了条缝。狸花强盗还在窗口蹲着,仍然咧着嘴冲我嘶叫,让我不敢再贸然伸出手去。于是我拿来了衣叉顶出窗外,让他受了惊吓后退几步,我才敢趁着空隙将饭碗加满。

      有了前车之鉴,之后的日子我和男朋友都十分谨慎,每次都要趁他们不在时,或者刻意赶走他们后,才能给他们添一些水和食物。而我后来也练就了特殊的技巧,每天将窗子开一条缝,添水和食物时,只将水瓶和猫粮袋子塞出窗口,而双手还在玻璃内侧。

      久而久之他们似乎已经占据了我家阳台的防盗窗,对着一层玻璃后的两只猫虎视眈眈,每天来这里吃食,蹲在纸箱里晒太阳。长大后的两只猫不像小时候那么闹腾了,狸花有时候会睡一整天,橘猫会喜欢在外机上睡觉,但是现在越来越冷,他更多时候会挤进纸箱里,趴在狸花身上取暖。

      然而他们对屋主的感恩之心没有一点增长。直到现在,只要有人去喂食,狸花还是会隔着一层玻璃,先叫嚣几秒钟。随后我们赶他走,放上粮食,他再回来,吃几口再让给那只橘猫。


      我想普通的流浪猫,可能只是对人有戒心,但是看到食物以后,他们是很乐意和二脚兽相处的。有一些更是会放下架子,像是家里的奶油和麦片,直接寻到一位长期饭票。然而从狸花的身上,我感到的不只是戒心,更多的是敌意。

      昨晚喂食时,我隔着窗子面对他,将一把猫粮放在手里,将手贴在玻璃上试着邀请他。狸花蹲在窗口紧盯着我,仍然是一副威胁的姿态,当我伸出手以后,他也举起爪子,朝我这边迅速地拍击,撞上了玻璃。

      我那时候似乎懂了。在我的心里,我一直是施舍者,而他是接受者。可能所有喂流浪猫的人都这么想过,将自己当成神明,喂养着一只似乎只有自己才能拯救的动物。

      而在狸花的心里,我手中的食物并不是我的施舍,而是他通过嘶吼和进攻,强迫我放下的猎物。在他的心里,他自己是一个强者,而我是每天被他打败后不得已献上贡品的败者。狸花从一开始就将这些食物、水和纸箱,以及这个可以遮风挡雨的阳台的由来,都归功于自己勇猛的抢夺。

      这些不过都是我的揣测。猫一向难以驯养,或者根本不曾被驯养过。家猫将屋子里的人类当做是共生的室友,从来不承认人类是自己的饲主。他们的身体里仍然存在捕猎的本性,哪怕在你面前多乖巧,下一刻也可能将飞来的鸟类或者你准备好的玩具开膛破肚。而在外游荡的野猫更甚,他们将天地据为己有,将人类看做过客。他们寻得的所有的食物和水并非过客的恩赐和施舍,而是自己的狩猎所得。


      我想到这些时候,狸花已经吃上了好几口粮食,橘猫也爬上了空调外机顶上,走到了防盗窗内。狸花看到了自己的兄弟,直起身子站在一边,舔着嘴唇将猎物让给了他。

      橘猫闷头吃了起来,他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刚刚拿出了和整个世界战斗的勇气,击败了阳台的主人,抢来了这一碗粮食。对狸花来说,世间皆为敌人和猎物,与之战斗其乐无穷,而他唯一的温柔和爱,只会留给身后这只橘猫。

      他得意地挺着胸看着我,可能也是在这样想吧。


评论
热度(6)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