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钢炼】烟火


# 复健文。


 

     拉斯特站在街上犹豫了许久,耳旁的聒噪让她微微皱起眉。她听见年轻的姑娘们发出的尖声叫嚷,年龄稍大些的女士略微收敛一些,语速飞快地和同伴们低声交谈着。她们对自己面前的货物指指点点,央求店员让她们尝试一下胭脂或是小饰品,在终于如愿以偿之后,方才还受到压抑的声音便不再受到拘束,她们转着圈,向周围的人展示刚刚佩戴在自己身上的胸针或者发饰,快活的笑声充满了这个空间。


      “你不去看看吗?”

      拉斯特回身,看着那个唤她索拉莉丝的男人灭了烟,从商店门口匆匆赶到她的身旁。

      “这种地方有点……”

      “别在意了。”那个人拉着他就挤向人群中,“至今我还没有送你一件像样的礼物,今天都算我的,好吧?”


      拉斯特明白他的想法。和她在漫长岁月里经历的所有男人一样,她被他们当成不知为何落入怀中的至宝,只要抓住机会就要大献殷勤。她习惯于这样的行为,就算恭维话已经听过无数次,男人们的面容和花束一样千篇一律以至于被她遗忘,她仍然喜欢这种感觉。

      对别人,对自己,她的爱意都是刻骨的欢愉。


      拉斯特随意地穿行在人群中,刚刚随手拿起一件衣服,就被哈勃克强硬地拽到更衣室边上。他鼓励她去试穿那件裙子,语气却近乎央求。她只犹豫了几秒钟,就转身走进更衣室里拉上帘子——那个人的表情让她无法拒绝。

      “需要我帮忙吗?”

      店员在外面问道,拉斯特婉言谢绝了。她独自在更衣室褪下包裹严实的上衣,套上随手带进来的一件丝绸连衣裙,整理好自己散开的头发,反手拉上拉链。她直起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过于低的领口暴露出她胸前的一大片肌肤,心口扎眼的纹身也一览无遗。

      她听到脚步声,是哈勃克走近了这边,他隔着帘子问她是否已经换上新衣,能否出来让他也欣赏一番。

      “不了,这件有些不适合我。”

      “怎么了吗?店员们说这是刚到的新品——”

      “胸口……会感觉有些紧。”

      她窃笑着,想象着外面的男人面红耳赤的模样,眼睛仍然盯住镜中的自己的纹身,不自觉地伸出手指,抚摸着它的纹路划过一道圆弧。


      就像胸口那一条衔尾蛇,拉斯特的生命如何起始又如何延续,最后应当如何终结,这种事情早已被她遗忘。漫长的岁月让她见识了国家的兴与亡,城市的始与终,这些无法在她心里留下一点痕迹。她记得自己赤裸地来到世界上,眼前的人散发出不可抗拒的威严,让她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归谁所有。

      拉斯特起身,按照心中的想法为自己做出了衣物。她的造物主眼中闪烁出一瞬间的满意,站在她面前宣布,她的名字是色欲。


      “我知道,父亲大人。”

      从诞生那一刻起,内心涌动着的情感就让拉斯特知道了自己的本源。她认识自己的兄弟们,傲慢、嫉妒、饕餮、贪婪、懒惰、愤怒——如果他们现身世间,只会给周围的人们带来痛苦,像野火烧光一切;而她不一样,她是纯粹而强大的爱欲。她的爱情,或者说从她内心涌出的那一股强烈的欲望,就算终将兵戎相见,在这之前也会给她自己和她的爱人们带来美好的梦境。

      在这一点上她始终保持着一丝骄傲感。


      “你现在快乐吗?”

      耳鬓厮磨时拉斯特总是忍不住问身边的人。他们那时的话语让她几乎要相信,日月星辰的光辉在此刻也逊色于她。他们脸上洋溢着幸福让她无法忘记,特别是在看到他们得知她的真身之后扭曲的面孔时,她总会回味起那一刻他们飘然欲仙的神色来。


      “怪物……”

      “真是失礼,我也是人类呢。”

      拉斯特一直以为,纵然她并非从母体里诞生而是由贤者之石的能量构筑,脱胎于千万个灵魂之间,这身躯也到底是与人类无异的骨与肉。她珍爱自己的身体,从发丝到指甲她都会用心打理,即使这种行为总是让一些兄弟们嘲笑。她进食,休息,在空闲时换上普通人的衣服漫步在街上,去听听人们在说什么,去了解一名美艳的女子应当如何谈吐穿着。她乐于让自己在行为和思考上无限接近于人类,一开始是因为父亲大人布置下的任务,到后来便是习以为常。

      然而就算她一厢情愿地这么认定了,总有一天她会站在那些爱人面前,视彼此为死敌。她的利刃切开他们温热的身体时,却只能无奈地感受到,自己与人类之间始终存在着一道裂谷。


      “我们有血有肉,吞噬无数灵魂,却没有一颗心。”


      心脏的鼓动穿过皮肉和那一枚纹身,传到拉斯特的指尖上。她换回了自己原来的衣服,走出更衣室,迎接着哈勃克惋惜的目光。为了让他如愿以偿献上殷勤,她又在商店里四处张望了一会儿,最终选了和自己正穿着的衣物差不多款式的几件,请求他为她结账。他当然迅速领命,给了一些小费让店员仔细地打包好,在去餐厅和送她回家的路上也都仔细地提着那些包装袋。

      一次普通的约会结束了,拉斯特与他告别,从城市的烟火气息中离开,回到了和此时的夜色一样阴暗的地下。在她手中的包装袋里,那些衣物散发出陌生而新奇的气味,将格拉托尼引了过来。


      “敌人的东西?”

      “嗯。”

      “能吃吗?能吃吗?”

      “不能哦。”


      她说得晚了一些,格拉托尼已经将几个袋子塞入口中。然而在吞下嘴里的东西之后,他看着她的脸,害怕地愣在那里。

      拉斯特看到了他的样子,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瞪大了眼睛,皱起眉头——她脸上的表情过于严肃了,这不像平时的她。


      “……算了。”

      她最终放松了自己,拍了拍格拉托尼的头,表示宽恕,这才让他悻悻离去。


      倒是无所谓。不过是在最后,终将兵戎相见。



      * End *



评论(2)
热度(20)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