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我的英雄学院|轰百】Changes


# 对应百fo点文:身体互换,跳舞。

# 我做好被打死的准备了。



      对雄英高校三年级的学生们来说,被升学考试和求职填满的地狱二月结束以后,三月的来临让他们终于能歇口气。各自的出路早已决定,整个学校里的18岁少年们当前面临的事情只有一件:毕业。


      “诸位,今后还有什么时候能像现在这样轻松呢?到达事务所以后,敌人们不会给你片刻喘息的机会,犯罪行为永远蛰伏在街头蠢蠢欲动,在大学里也要面对着比现在难上百倍的课业,想要放松下去完全是白日做梦……”

      校长虽然面带笑容,但是随着他的话语,学生们的面色越来越凝重。


      “——享受今生最后的狂欢吧!”

      “——不要用这种把学生送上有去无回的战场一样的语气说毕业赠言啊!这个校长到底在想什么!”

      还好根津不久之后就在台下疯狂的鼓掌和欢呼中满意地结束了讲话。学生们从自己的座位上散开,握着毕业证书拉着好友们开心地合影,家长席位上的安德瓦将相机举在头顶,挤过人群朝礼堂最前方冲去。

      “焦——冻——!!!

      “他去做舞会的准备了,不在这里,安德瓦先生。”

      相泽消太无奈地应付着这个燃烧着的大嗓门。他没有预料到的是,此时在后台,舞会准备也遇上了大麻烦。当他终于摆脱了这位激动万分的家长溜到准备室时,推开门却看到八百万百站在墙边,绷着脸眼中一片肃杀,而轰焦冻坐在她的身边缩起肩膀,将面孔埋在手掌中。

      在被他任命要在舞会上跳第一支舞作为开场的两人之间,此时的气氛十分诡异。



      -


      “身体互换?为什么?”

      绿谷出久手上的东西稀里哗啦地掉在地上,A班的学生们也闻讯聚在他身边。他们一脸诧异地看着八百万(假)和轰(假),两个人仍然维持着刚刚的姿势。

      “我们怎么会知道……”八百万(假)皱着眉头,一边偷偷瞟着旁边泫然欲泣的轰(假)。

      “太……糟糕了……”轰(假)懊恼地抓着头发。


      “现在不是‘为什么’、而是‘怎么办’的问题。”相泽不耐烦地摆着手打断了他们,“一个小时以后就是开场第一支舞,你们,半小时之内想出来解决方案”。

      “那就让B班的两位单独上场吧,我们就不在这种事情上竞争了。”

      “——喂怎么可能临阵逃脱啊!而且轰同学的父亲都在观众席上准备好荧光棒了!”

      八百万(假)推开门朝外面观察着,安德瓦端端坐在舞池边上视野最好的位置上,手上的荧光棒蓄势待发,闪烁的光芒甚至盖过了胡子上跃动的火焰。

      八百万(假)捂着脸摔上了门。


      “那换成八百万跳男步,轰来跳女步?这样至少开场时能蒙混过去,之后再想办法。”

      “我没问题,练习时轰同学的舞步我也记住了……”轰(假)刚刚这么说,就被八百万(假)斩钉截铁地打断了。

      “我不会女步。”

      “那你踏马现在赶紧学啊!”爆豪不耐烦地冲过来抓住了八百万(假)的衣领。

      “还有一个小时怎么可能学会!”八百万(假)不耐烦地挥开他的手。毕竟八百万仔细指导了自己两个星期后,他才勉强算是个合格的舞伴。

      “还有你要注意,现在这是八百万的身体。”

      “我……”爆豪被他的话噎住,憋了半天猛地转身对着轰(假)竖起了中指。


      就算是换了身体她也仍是那个一本正经的副班长,然而当她刚想站起来责备爆豪时,八百万(假)走上前把她按回到座位上:“所以现在还有可以替补的人吗?绿谷和丽日?”

      ——我们才不想被你爸烤熟!绿谷和丽日这样想着,慌忙拒绝了这个提案。

      “不行!轰同学在毕业舞会上开场的事情提前一个月就通知安德瓦先生了!你去看啊他已经在观众席上准备摄影了!”

      八百万(假)艰难地转过头再次打开了门,他看见安德瓦此刻已经架好了录像机,正在仔细地调整着镜头。

      八百万(假)坐了下来,将头埋在膝盖之间。


      正在所有人懊恼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人轻轻拉了拉自己的衣摆。他抬起头,发现轰(假)正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

      “我倒是有一个提案,但是不知道轰同学会不会愿意……”

      


      -


      “之后还和排练时一样。”

      “不过到那时候我和八百万都会,呃,有些改变。”

      “就这样,我们先去准备。”

      轰对在场的人简单交代了这次行动的内容,就拉起八百万的手飞奔出去。用女生的身体拉着自己的身体奔跑这件事让他有些怪异的不协调感,但他没有再多想,直接冲到校门外叫了出租车。

      “服装这些我们帮忙准备,开场之前一定要赶回来!”同学那边传来了消息,轰回复以后就看向旁边的八百万——正占用着自己的身体的八百万也坚定地对他点了点头。


      八百万刚刚给出的意见是,既然身体换了过来,那就继续换到底吧:将轰的身体打扮成女生的模样,将八百万的身体打扮成男生的模样。

      这样一来即使是身体互换了,他们也可以用“看起来是符合性别”的身体,跳着自己熟悉的舞步。

      只不过这需要两方的决心。八百万还在犹豫对方会不会答应时,轰即刻表示赞成。眼下这是能让演出达到最高完成度的办法,而且如果是八百万的主意,那应该没问题。

      出租车的目的地是离学校最近的一家造型工作室,轰冲出车门,又拉着八百万的手一路小跑进店里。店员们立刻接待了他们,欢迎两个字还没说出来,轰就急迫地开口了。


      “请帮助我们把性别调换一下!”他听见自己用八百万的声音尖声大喊着。

      “……啥?”


      八百万跟在后面好好地解释了一通才让店员们明白过来,不过他们并没有什么疑问就开始进行准备。

      轰在店员的引导下坐在椅子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八百万在今早做准备时将长发盘成了优雅的发髻,还戴上了镶着细碎宝石的发簪,而此时造型师将发髻解开,让黑发披在他的肩头。

      “那么是做假发,还是直接剪掉呢?”

      “——请直接剪短吧,拜托了。”


      轰还没有开口,就听到旁边的八百万这么说。店员却停下手犹豫了。

      “这个,最好还是让这位小姐自己来决定——”

      “八百万?”

      轰没有理会造型师,有些担忧地望着旁边的人,而八百万倒是十分坚决。


      “这样更省事,也会更自然。”

      “我觉得有些可惜。”他很喜爱八百万细密顺滑的长发,也知道她平时是十分用心护理着的。

      “不要紧……就当做是形象改变。”她轻松地说,“而且跟轰同学一会儿要做的改变比起来,也不算什么吧?”

      那边的另一位造型师拿着一顶假发走了过来,轰有些绝望地闭上眼。

      “听你的。”他随即转向理发师,“拜托了。”



      -


      舞会开场前五分钟,A班两位领舞者冲进准备室,正在等候的全员此时的激动程度不亚于在舞池边看着手表倒计时的安德瓦。

      “快换衣服!”

      两个人被分别拉到了更衣室的帘子后,不由得都闭上了眼睛。八百万(假)感觉到女生们簇拥过来,七手八脚地给他穿上衬衫和外套,打好领结,不过隔壁的轰(假)则没有那么顺利。


      “——别以为谁都会觊觎那个家伙的肉体啊!快脱!”他听见爆豪的声音。

      “我我我说了自己来啊!”这是他自己的声音。

      “但是你一直闭着眼睛要怎么穿!”是饭田。

      “我我我我可以的所以你们不要扒衣服啊!!!”又是自己的声音,尖叫。


      ……一切结束之后请向八百万的心灵和我的身体一同道歉。必须道歉


      礼堂的灯光暗了下来,弦乐队成员们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调音。

      “好了!”

      帘子猛地拉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踉跄几步来到轰的面前。他深呼吸了一下,然而借着远处的光看到面前的人的模样时,还是差点绝望地喊出来。

      原来自己的身体那么高大,还,给他们打扮得那么好看。

      码数巨大的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出清晰的响声,一米八高度的精壮肉体紧紧地包裹在薄纱连衣裙中,小臂上的长筒手套好像随时有开线的危险。再往上看,造型师精心准备了异色假发盘好的发髻,在经历了更衣室里的争执后有些凌乱,几根发丝扎了出来,被八百万用发饰勉强压了下去。在造型店里时尽管自己百般阻挠,但还是被化了淡妆,然而就是这么浅的几抹腮红和唇彩,此时打上昏暗的灯光,也显得诡谲起来。


      “……我要死了。”

      八百万用手捂住脸,细若游丝的声音从指缝中溜出来。


      “……我也想这么说。”

      轰仰视着本属于自己的身体,不知道此时他和八百万谁才是更悲催的那个人。其他班级光鲜亮丽的领舞者已经走到了一旁准备出场,他只好重新打起精神来。

      ——注意礼仪。

      轰轻柔地捉住八百万的手,让她露出脸看向自己。


      “没关系。”

      接着他托起她的手——本应是自己的无比熟悉的、骨节结实的、在丝绒手套中也无法完全掩藏凌厉线条的男生的手——在手背上印上轻吻。


      “我可以邀请您跳这支舞吗,小姐?”



      -


      这个毕业舞会的影像资料绝对是轰家的传家宝。

      负责摄影的安德瓦当场吼叫着丢掉了荧光棒,胡子上的烈焰闪烁了一下噗地熄灭了,只剩一缕缕青烟虚弱地飘起。轰的兄长们看到录像后无法抑制地笑了半个小时,而他的姐姐将视频带去了医院,他们的母亲看完后,露出了他们所见识过的最痛快的笑容。


      “这是焦冻?多可爱啊。”

      “不过爸爸气得冒烟。”他的姐姐也忍不住笑出泪来。

      “旁边的男孩子虽然比焦冻矮了些,但是也很帅气。”

      “不,这位是女生……”轰没法再用为她们削苹果的借口逃避了,无奈地承认了现实。他的母亲看完了视频以后又倒回开头,重新开始播放,带着一脸幸福再次将目光专注在轰和八百万身上。

      轰放弃了阻止她们的念头。事后被人隔着屏幕观赏还算是好的,在舞会当天,在场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完了他和八百万的舞蹈。

      在舞池中,留着黑色短发的帅气男孩神色镇定,将手放在舞伴的腰间,轻轻地带动着她的舞步。观众们能看到他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在音乐的掩盖下不时贴近女孩的脸颊边,低声耳语着什么。

      而和他共舞的那个女孩子,乍看之下也显得太高大了一些。她裹着不太合身的礼服,异色的头发虽然被发饰遮了大半,却也有些扎眼。起初她似乎被看不见的绳索紧紧束缚住身体,脚步也不太迈得开,和面前的男孩比起来,她在他怀中显得过于局促了。然而对面的舞伴一直仰着头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用轻柔的动作引导着,终于让她舒展开眉头放松下来。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次舞会的。”

      “我也是。”


      旋转,摇摆,张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十几秒后他们的舞步就越发顺滑起来,舒展的动作和飞扬的裙摆将起先的不协调渐渐掩盖。

      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坚持到最后。他们是这样想的。

      组合出人意料,却十分优雅美丽。大家都是这样想的 。

      然而在A班成员聚集的角落里不知是谁先憋不住发出一阵轻笑,紧接着这笑意向四周无法抑制地蔓延,一开始呆若木鸡的毕业生们终于看清了状况,放肆却毫无恶意的欢笑声充满了整个礼堂。


      “——享受学生时代最后的狂欢吧!”

      所有人都对着舞池中的两人鼓掌欢呼起来,校长的声音不知为何也被录进影像中,此时却显得十分应景。



      * End *



评论(8)
热度(138)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