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 - RR | MHA - 轰百
目前,不想码字,天天摸鱼(。

【钢炼|深夜60分】脑洞两则

      1、雪


      德拉古马就算再卑鄙也不会选择新年前夜来偷袭,于是这是一年中唯一一个可以让布里格斯要塞士兵们放松的时刻。

      阿姆斯特朗少将唯独允许他们在今晚畅饮。地窖里尘封一年的烈酒只为今晚准备,士兵们不停把酒从地下运到聚会大厅,自己喝下三分之一用来暖身体,灌入同伴胃中三分之一,看他们手舞足蹈胡言乱语。剩下的三分之一,当新年的日光照亮布里格斯山脉时,少将会让他们运到要塞之外的一个地方。

      一年前的新年之夜,布里格斯的北方兵蛰伏在阿姆斯特朗宅的地下室里,每个人都为自己写好了遗书。巴卡尼亚少尉斟酌许久后写道,如果自己于此役中牺牲,望少将准许,将自己带回要塞,埋葬在布里格斯山脚下。他不知道的是,这句话出现在此地所有士兵的信纸上。

      阿姆斯特朗站在风中,带着士兵们扫掉碑上厚厚的积雪,咬开烈酒的盖子,对着已经沉睡的同伴,将整瓶洒了下去。巴卡尼亚和数十名北方军人葬在国境之极北,生前身后都是亚美斯特利斯的界碑。



      2、旗袍


      张梅在整理衣柜时发现了一件别致的裙装,小巧立领,蜿蜒盘扣,浅色的绸缎上绣着比翼的五彩鸟儿。在阳光下这件衣服显得古旧温吞,她推测这款式属于新国。

      阿尔冯斯来到房间里时,张梅问了他这件衣服的来历。阿尔一眼认出这是母亲的遗物:二十几年前,一位游历东方的贤者终于停歇步伐,在里森堡这个小村庄站稳脚跟,娶了他一见钟情的女人。他在新国的旧识托了商队辗转送来这件华服,珍贵的料子和新娘的眉眼一样温柔如水。

      这条裙子在婚后一直被她收在衣柜中,照料家事和接连到来的两个孩子让她没有机会再穿一次。当丈夫离家后,她突然病倒,病榻上她曾经笑着对孩子们说,要穿着这件衣服等着霍恩海姆回来——这是她最好的一件衣服。

      张梅抚摸着绣线的纹理,两句读过的诗突然从记忆深处渗到眼前。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她用亚国的语言为阿尔解释了这两句,却看到他突然红了眼眶。

评论(1)
热度(41)
© 肖安然 | Powered by LOFTER